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6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不论一路做过多少心理建设, 当真正站到这天空裂缝之后, 眼前一切还是叫所有的修士目瞪口呆。

    头顶的天空澄澈高远, 这一处世界仿佛连空气都泛着淡淡透明的蓝色,晶莹的阳光洒在人身上,竟会映射出宝石般的光芒, 他们的脚边, 剔透的植物舒展着枝叶, 似乎下一刻就会整整齐齐地同时盛开出绚丽的花朵来。

    这里的一切如斯美丽如斯宁静,直如梦境, 远离了一切纷纷扰扰, 只叫人想永远停留在此地, 哪里也不去。

    ……可很快, 柳夜阑回过神来,震惊地道:“这里……方才那仙面母蛛临死之时!”

    吴安亦是一脸警觉:“这里与当时那处幻境一模一样!”

    崔轻帆皱着眉也点头赞同了两人的猜想:“不错,我记得当初是那修真联盟的修士合力击碎幻境才击败的仙面母蛛……”

    其余修士亦是惊奇惊惧中面面相觑:“那我等到底是在幻境中, 还是在那绝土之境外的另一地点?”

    所有修士同时沉默了下来。

    真耶?幻耶?

    这个问题早已经超过了简单的问题范畴, 如果按照那种恐怖的怀疑论, 不论他们如何去验证,恐怖的幻境都会给出相应的答案,叫他们没有办法确定答案到底是真还是假。

    柳夜阑却握紧了手中的掌中宝,绝土之境阵珠之光再次闪耀,隐隐约约间,他还能感知到一些绝土之境的情形,这好歹叫他略微安慰了一些。

    突然, 他灵机一动,朝掌中宝道:“可能联系上沈天云与应晴夫妇?”

    小助手回答道:“可以。连接中,请用户无柳稍候。鉴于对方处于不同地域,请用户无柳确认是否开启多人连接。”

    柳夜阑心中一动,处于不同地域?难道连他们夫妇也已经离开了?

    然后他再次追问道:“那还能联系上童青吗?!”

    小助手这一次却是在沉默许久才道:“用户处于异常状态,无法连接。”

    也就是说,并不是地域的原因,而是童青本人的原因,才没有办法连接?

    柳夜阑不甘却又不得接受这个现实,童青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可既然沈天云与应晴夫妇还能联系上,那在这分不清是真是幻的世界中多一些助力也是好的。

    应晴那略带几分焦急的面孔随即投映在他眼前:“夜阑兄!”

    柳夜阑见她精神尚可,不免松了口气:“嫂子,你安然无恙,这可太好了。”

    应晴却是摇头道:“还得多亏柳兄你提供的那小助手之助,否则这凶火之境,不只是我,便是这许多道友也难道灾劫。”

    柳夜阑见状却是道:“怎么?你那边也遇到了仙面母蛛发狂之险?”

    应晴苦笑:“原来你们也遇到了仙面母蛛?我还以为就这凶火之境太过诡异……起先这凶火之境我还能应付,只是环境险恶了些,不时有些仙面蛛冒出来叫人头疼,可不久前,不知怎么了,整个凶火之境仿佛突然暴动起来。此境之中,火山熔岩四处愤发,怪物自四面八方同时涌现,所有仙面蛛突然似是开始学会了配合串连般,集体开始追杀修士,我等根本没有半点喘息之机,如果不是这诸界交易系统及时出现,指点我将掌中宝分发,我等众多修士皆赖掌中宝的指点合力反击,根本没有半点机会。

    后来我等听了系统解说才知,这背后竟是那仙面母蛛在作祟,可恨它阴险狡诈,藏身凶火之中,只指挥手下众多怪物、利用此境凶恶地势处处设下阴险陷阱,如果不是掌中宝多次提点,恐怕早有无数修士遭了它的毒手,可它自己却从来不露面,当真是可恨之极!”

    柳夜阑连忙焦急地问道:“那你们可正面遭遇那仙面母蛛?到底生得什么模样?”

    这凶火之境的仙面母蛛听起来跟绝土之境的简直是两种怪物,仔细回想绝土之境的仙面母蛛,虽然实力强大,但脾气暴戾,说不好还仗着自己实力强悍而有些愚蠢,不怎么喜欢动脑子,如果不是最后孤注一掷的恐怖之举……恐怕到现在柳夜阑都不会意识到仙面母蛛的真正实力。

    而应晴口中所说那种藏在阴影里,喜欢靠阴谋诡计与陷阱来收割修士性命却从来不露面的,与柳夜阑印象里的,简直完全两样。

    要么,就是这仙面母蛛似修士这般,千人千面,天赋迥异,连性情都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要么,就是不同秘境之中,虽然都叫仙面母蛛,可事实上,压根就是不同的怪物!

    不论是哪一种,其实都十分可怕。

    如果是前者,那意味着仙面母蛛开启的灵智已经十分成熟,与人族中的佼佼者没有任何分别,他们此时进入绝土之境后的世界,再次遭遇仙面母蛛的可能性极高,如果真是这样,那恐怕真要好好思量对策;如果是后者,那背后的含义也叫人不寒而栗,每个秘境都有不同的大怪物镇守,在这个不知名之处等着他们的……又会是什么?

    绝土、凶火、戾金、狂木,这四境之名乃是系统告诉他们的,唯独此境,系统连名字都没有说。

    好像探知到柳夜阑心中的怀疑,小助手立时传讯于他:“叮!尊敬的自来水用户无柳,您此时位于‘虚水之境’,‘一切有为法,如梦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一旦此境完全开启,系统可能无法及时相助,还请用户小心体悟。”

    柳夜阑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虚水之境?他们是从渊湖畔进入幻境的,那渊湖之水,似有还无,似真还幻……难道这虚水之境……便位于渊湖之底?

    他恍然明了,难怪这九嚎深渊从来没有被外界探知,渊湖之水神秘莫测,除了外面有诸派大阵守护,更有渊湖之水将此境隔绝。

    可是,系统后面那句偈语又是什么意思?有为法?如梦泡影?如露如电?难道他此时所在的亦是幻境?可系统又并没有说明他处于幻境之中……还有那句一旦完全开启,可能无法及时相助……这听起来就十分凶险!到底是什么意思?

    柳夜阑被系统提示搞得心惊肉跳之时,应晴却神情有些古怪地回答了他方才的提问:“我们原本是没有同它打过照面的,不过,呃,就在方才,这掌中宝要我们激发了一样法器,不知从哪里引来了许多水,将此境的所有凶火全部扑灭,然后,那仙面母蛛就……突然神魂暴走,自己一头在水里淹死了……”

    柳夜阑:……

    应晴:……

    柳夜阑不太肯定地追问地道:“淹死了?”

    凶火之境,听起来应该凶残暴戾的一处秘境,里面最大的boss连boss态都没有暴发,只是在背后搞了些小手段,就被系统先发制人地死得这么憋屈?怎么听都觉得太像天方夜谭,不甚现实。

    柳夜阑可还记得童青消失前戾金之境那恐怖的天象,怕是

    应晴点头:“就是大了许多的仙面蛛而已,体形不会认错的。”

    柳夜阑此时心神亦是被凶火之境仙面母蛛的离奇死法牵扯,将方才系统提示的异常暂时放到一边,忍不住道:“可有尸体的模样,我想看一看,与绝土之境那仙面母蛛可有什么分别?”

    应晴神情更古怪了:“那仙面母蛛,连尸体都被系统回收了……”

    柳夜阑:……

    不过,想到自己那枚绝土之境的阵珠被系统回收之后,修真联盟那位大能很快便能将阵珠复制到自己的掌中宝上……从种种情形不能揣测,对方恐怕是彻底破解了此境阵珠才能做到这般强悍之事,这仙面母蛛的尸首,恐怕对方亦是用于彻底研究此境。

    可是为何,对方明明却要给了他那样不祥的提示,无法及时相助……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应晴却是指着晃了晃她手中的掌中宝道:“我亦不知为何,方才系统突然提示我,已然拥有凶火之境的掌控权限,可以进入‘虚水之境’。”

    柳夜阑一怔,却道:“我现在便在虚水之境。”

    应晴与他对视一眼,二人几乎是同时惊讶地道:“难道四境皆是通往虚水之境?!”

    柳夜阑此时环视周遭阳光明净、天空澄澈、晶莹剔透的植物微微摇晃,十分玉雪可爱,他蓦然惊觉,那分明是还未长成、刚刚萌芽没有多久的玉蛛兰!他看向这虚水之境,放眼看去,视野到了极远处皆晶莹一片,到底是有多少的玉蛛兰!

    想到玉蛛兰与仙面蛛、仙面母蛛的关系,柳夜阑心中蓦然不寒而栗。

    应晴却在那头急急问道:“既是如此,你可有见到天云!”

    柳夜阑回过神来,他们夫妇感情极好,平生所愿,只羡鸳鸯不羡仙,周游诸界,于修为都不甚放在心上,如果不是被自己卷进未知的艰险之中,恐怕现在都依旧在云游天下……哪里会有此时的牵肠挂肚担惊受怕。

    一时间,他便歉然道:“沈兄未与我在一处,不过方才我听掌中宝言下之意,是可尝试与他似与你这般,取得联络的。”

    应晴大喜过望,柳夜阑便也不多话,直接请小助手帮忙联系沈天云,却听到一个提示:“用户天云处于非正常状态,只可图像传输,不可语音交流,是否同意连接?”

    这又是几个意思?

    柳夜阑还是同意了连接,毕竟,应晴的担忧他全看在眼中,哪怕说不上话,看看沈天云的状态也是好的。

    柳夜阑与应晴出现的,却是一片沉沉的墨绿色,还有不断在耳边呼啸的沙沙声,时急时徐,听起来断断续续的,他们谨记系统的提示,并没有说话,只是疑惑地看着眼前一切,不多会儿,二人同时明白过来,这……是在森林中?

    柳夜阑反应过来,是了,沈天云所在的,就是狂木之境,自己最开始收到系统提示法器属性不合的时候,系统还提及狂木之境的进展与发现。

    沈天云是个彻头彻尾的散修,可阅历之丰富,周游诸界去过的秘境不知凡几,如果要在修真界说起灵觉敏锐,不说柳夜阑,就是各大门派的精英弟子,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他。

    那可都是在生死一线中锤炼成本能的玩意儿,如果用凡间的话来说,什么叫“野兽般的直觉”?这就是。

    最开始的发现,也是沈天云的功劳。

    可现在,按道理来说,连最开始进展弱于他的柳夜阑、几乎可以在前半程没有什么进展的应晴,都先后击杀了仙面母蛛,拿到了阵珠,虽然说二人或多或少有系统相助之功,可是沈天云一样有掌中宝啊,他现在这到底是在干嘛?!

    与沈天云结缡数百载,应晴也不是白给的,她此时就非常耐心,因为她知道她那位夫君虽然看起来豪迈大度不拘小节,但从来不会在秘境这样的地方做无用之事,往往是他及时觉察了什么才会采取些别人看不明白的举动。

    那穿梭在林间的沙沙声突然随着一片更加沉沉的黑暗而停止了,只有什么东西交替落在地面的密集声音,听起来不像脚步,因为太过密集,就算是跑步之声,这种密集交替的程度也不太可能。还有沉重的拖沓声,就好像很多人在前面交错规律的奔跑,身后还拖着沉重的什么东西,那东西还不时发出撞击之声。十分古怪。

    当一缕微微幽光晃过之时,他们才发现,原来这是一处洞窟。

    按照掌中宝所说,他们是在与沈天云连接中,这影像所见从头到尾没有沈天云就算了,声音听来却是急速穿梭在丛林,现在又洞窟中,到底是要做什么?为什么系统并不允许沈天云与他们通话,而沈天云也没有半点传讯的意思。

    重重疑惑中,突然,那抹微绿的光线在洞壁上折射出一个巨大的身影,仅仅是惊鸿一瞥,应晴也骇得不由自主地尖叫一声,随即她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面色已经是一片惨白。

    柳夜阑却是深呼吸后冷静下来:“嫂子,从方才系统给我提示来看,沈兄应当是没有性命之忧的,这掌中宝毕竟是神魂绑定,如果沈兄有事,早不可能连接得通了。”

    比如童青,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他早就能接通了,沈天云这般,定有什么缘故!

    而后,当那绿色光芒清楚映出那个身影时,即使早有猜测,柳夜阑与应晴还是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应晴几乎是当即就骂出了声:“这个混账!”

    柳夜阑:……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这只仙面母蛛明显已经被打残了,背甲上一片糟烂,似乎对周遭一切的感应都有些迟钝,八条腿只剩下六条,走得跌跌撞撞,难怪一路听到的声音那么奇怪,而沈天云……竟然是潜伏在仙面母蛛身上。

    这时,不只是应晴,就是柳夜阑也回想了起来,沈天云身上有一宝物,名曰:“洞冥夜衣”,乃是一等一的隐身法宝。

    也难怪系统只是小心谨慎地叫他们看到了沈天云那边的情况,而并不允许他们说话交流呢……

    不过,柳夜阑扶了一下额头,看应晴同童青那边的情形便知道,系统绝不只是对绝土之境提供了强大的帮助,哪怕是对于其余三境亦是无私援助,这狂木之境如此之早就取得了那样的进展,系统也绝不可能完全放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