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作者有话要说:  替换得晚了一些,然后下一章防盗也是明晚替换,最近精神都不太好,确实需要调整一下,周末会把防盗干掉,如果大家介意的,请不要购买章节名为“……”的防盗章节。

    如果大家看得不开心,看得不高兴,一定是我的问题,但千万不要因为我的缘故影响大家的心情和生活,那不值得:)

    第四百五十三章章

    “被……杀了?”这监察修士茫然地看着自己脚下的一方黄沙, 若以修士目力,哪怕是自高空细细看去,确实这块山岳格外不同, 那里的黄沙……若是拼凑起来, 确实隐约可以看到一只巨兽的轮廓。

    监察修士眼前一黑,便要栽倒在地。

    他名义上是此次升仙会的监察修士,其实更重要的使命是代斩梧渊看守此境,不似那些乱七八糟的秘境看守, 形同流放, 他看守这绝土之境乃是实实在在极得看重的差事, 斩梧渊对于九嚎深渊的重视异乎寻常, 哪怕是在整个斩梧渊内,在这升仙大会之前, 九嚎深渊的名字都没有几个人知道。

    似这监察修士,以他这般的修为,直接汇报的对象却是玉霄真人, 由此可见整个九嚎深渊在斩梧渊里的重要地位。

    而身为四境之一的监察修士, 他负责的便是这绝土之境中的一切。

    说是一切, 事实上, 他最重要的事情只一件:仙面母蛛。

    有了仙面母蛛便可以有源源不绝的仙面蛛, 才可能保证玉蛛兰的产量。如果不是这秘境中异兽的神魂不足以保证足够的产量,这样极其隐秘之地,斩梧渊又怎么可能愿意暴露在天下人之前。

    但现在他听到了什么,被杀了被杀了被杀了……

    那可是仙面母蛛!

    为了保证仙面母蛛能够接触到这些修士, 他们专门设计,保证这些修士只要触动仙面蛛,仙面母蛛一定会知晓,甚至将四色法器全部错开,就算有个别修士手中拿到正确属性的法器,以仙面母蛛的等阶,面对一个那样的修士,最多受伤,却绝不会致命!

    更何况,仙面母蛛乃是千挑万选出来的优异异兽,最后那自保之术,就是大修士也未敢说能受其一击,怎么可能说没就没!

    他的目光扫过在场这些看起来有些灰头土脸的狼狈修士们,又通过监察大阵反反复复仔细查探,依旧没有仙面母蛛的下落,除了这些进入秘境历练的低贱小修们再无外人。

    他脑海中涌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疯狂念头,随即又否定。

    怎么可能?!

    就凭眼前这群出身卑贱天赋平平的垃圾,他们这些低贱修士能够在修真界存在至今都是天道恩赐,就凭他们?在仙面母蛛面前能抵过一个回合就算命大,那样强大的异兽岂是这群垃圾能够沾到边儿的?

    他随即上前一步,拎起柳夜阑的前襟,冷冷道:“本座告诉你!莫要同我耍什么小心眼,仙面母蛛到底在何处!是否你们之中有谁做了什么,不小心打开了四境通道才致使其逃走了?”

    柳夜阑表情悠闲,语气诚恳:“啧,您怎么就不肯接受现实了,它确确实实是死了,死得透透的,死得不能再死了。地上那些尸体残渣,想必以您的手段只要验验便可知真假,又何苦一直追问呢?”

    监察修士目光一凝,看向那滩疑似异兽尸体的土块,突然愤怒地朝柳夜阑狠狠一击:“你这低贱的散修,本座岂是你能戏耍的?!本座有一千种一万种法子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柳夜阑“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人便自半空中坠.落。

    崔轻帆与吴安连忙上前接住他,却愤怒地发现,柳夜阑身上软软的,连站都站不住——方才那一击竟是直接击断了他周身主要经脉!在场所有修士俱是面现愤然,这监察修士简直是不讲道理,柳夜阑不过说事实便被他如此迁怒!

    可修真界中这般的事情实在太多,那些大修士眼中,他们这些无权无势无背景的散修小修皆如蝼蚁,不高兴了爱打爱杀,又有谁会管?再如何愤怒,他们亦只是敢怒不敢言。

    吴安看到柳夜阑受此大劫,怒极而喝道:“你凭什么无故伤人?!”

    那监察修士冷笑一声:“就凭我身负绝土之境的监察之责,伤了他又如何?我就是杀了他,谁又能说什么?!本座耐心有限,我再问你们一次,到底那仙面母蛛在何处?若你们再敢耍心眼,我便杀了给你们看看,有何不可?”

    那口气到得后来轻忽傲慢,看向柳夜阑的目光更是全然的不以为意,似乎他要杀的不是一个修士,而不过要杀只鸡给其余的猴子看罢了。

    吴安简直出离了愤怒:“呸!我们报名参加这升仙大会,可都是登记在册的,你敢一手遮天?你就不怕此事天下皆知?你们斩梧盟难道还堵得住天下悠悠众人之口吗?!”

    那监察修士仿佛听到什么极其可笑之事,竟仰天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天下皆知?此乃我监察之境,我若要人不知,谁会知道?!”然后他笑容一敛,漫不经心地道:“反正在场便是你们这些低贱修士,若你们不识趣,全部杀了就是,谁会知道?什么天下皆知,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那轻松口气下的血腥事实只听得众人遍体生寒。

    然后这监察修士冷冷目光看向底下修士,竟是一个抬手再次把柳夜阑抓到手中:“我再问一次,仙面母蛛在何处?若你但凡敢有半点欺瞒,我保管叫你后悔踏上这修仙之途!”

    吴安与崔轻帆焦急无比,崔轻帆却是怕吴安再做出什么冲动之事,连忙按住他,朝那监察修士道:“这位真人,柳道友真的并非欺瞒,您既是出身名门的高阶修士……”

    他话还没说完,那监察修士只冷冷扫了他一眼,漠然道:“你不必着急,他若不肯说,待我收拾了他之后,下一个便轮到你。”然后他目光看向底下所有修士:“你们一个个来,人人有份,现下都不妨好好想想,要不要将事情老老实实说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九嚎深渊内为了伺育仙面母蛛,大阵为了侦查而不可在其内施展神魂相关法术,这监察修士才懒得费事,直接搜魂了事。可即使不能搜魂,他确实也有的是手段叫这些低贱的蠢货后悔与他作对!

    柳夜阑此时面色惨白,听到这监察修士这番威胁之后,竟然还勉力勾动嘴角,露出一个虚弱却刺眼的笑容:“咳咳……我……说的……都是实话……本来就……死得……透透的……你可来得……太晚……没……赶上……”

    监察修士双手竟是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他盯着眼前这可恨的卑贱蝼蚁,只需要手一抬,他便可以捏死这蝼蚁,可是,不知为何,脑海嗡嗡回荡的,都是方才那句“死的……透透的……”

    然后,这监察修士目光情不自禁看向地上那团土丘,神识第一次扫向那里,随即他愤怒地尖叫起来,双手拎起柳夜阑疯狂摇晃:“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柳夜阑犹如一个破布娃娃般被他摇晃来摇晃去,面上的笑容却是半点不减,只看得众修士揪心不已。

    然后,这双目赤红的监察修士盯着柳夜阑道:“谁杀的!谁他.妈的动的手!本座要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牢魂裂魄!!!”

    那语气中的怨毒只叫所有修士不寒而栗,谁杀的?他们场中人人有份!

    所有的目光不由看向半空中的柳夜阑,所有人都不知道此时危在旦夕的柳夜阑在随时可能陷入疯狂状态的监察修士面前会如何回答。

    柳夜阑却是咳出了几口鲜血:“您问……谁杀的?”

    这监察修士赤红双目眨也不眨,咬牙切齿地道:“对!谁、杀、的!!!”

    柳夜阑笑容不变:“呵……自然……是我……”

    这监察修士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目,仿佛不敢相信,自己手中随时可以捏死的蝼蚁会做下那等叫他也无法承受后果的可怖之事!

    是的,这仙面母蛛乃是门派交待给他的最大职责,玉霄真人常常亲自过问,他的身份说得再如何牛逼再如何权势滔天……也只是因为那仙面母蛛而来,跟他本人没有半毛钱关系。

    仙面母蛛出了事,他第一个逃不出重责。

    除非,他能找到替罪羊。

    可是,眼前这只自己跳出来的替罪羊,在他眼中弱得跟只鸡一般,看在眼中都嫌碍眼,他都没有办法相信,怎么可能将锅甩得出去!

    他几乎蹦着青筋在柳夜阑耳边嘶吼起来:“本座要听实话!!!你想死是不是!本座随时可以成全你!”

    柳夜阑笑得灿烂无比:“实话……咳……确是我……”

    这监察修士仰天一声怒啸,头顶雷霆轰隆而过,心血逆沸识海愤涌,若是可以,他恨不得马上陷死这贱人,可最后一丝理智又在警告他:问出真相!否则门派追究起来他根本无法交待!只要问出真相,眼前这贱人他想怎么处置都成!

    他阴沉着脸,一股沛然灵气传入柳夜阑体内,暂时稳住他的伤势:“本座最后问你一次,仙面母蛛到底是如何……死的?”

    柳夜阑深吸一口气,那股灵气在他体内盘旋,犹如毒蛇在耳畔吐信,此时虽能助他伤势暂时控制,亦能随时伸出毒牙致他死于非命,端的是要命的威胁。

    看着眼前这已经完完全全陷入愤怒冰冷情绪之中的监察修士,柳夜阑回答得从容自若:“我从头到尾也没有半点欺瞒啊,那仙面母蛛确实是我杀的,死前它还挣扎了好久,试图追杀我但被我反杀,它痛得逃跑了我还追着它呢……哦,临死前它还吸收了所有仙面蛛、想搏一把先晋个阶再来同我决战,我没给它机会,直接穿心而过……喏,你看底下那尸骸痕迹,中间是不是还有一个巨大的空洞,那就是我干的……”

    这监察修士听着柳夜阑“完完整整”地描述着仙面母蛛死亡的经过,听到那晋阶之事,他心中一痛,这仙面母蛛尼玛是想强行突破魂兽限制去晋阶……分明就是要去拼命!

    看着柳夜阑侃侃而谈满不在意,根本不知道自己杀掉的是耗费了斩梧渊多少宝贵资源、挑选了多少年头才培育出来的奇珍异兽,也根本不知道仙面母蛛背后源源不绝的玉蛛兰消失到底意味着什么……

    到得此刻,这监察修士终于耐心告罄,他只冷冷看着眼前这似乎还对自己丰功伟绩十分得意的低贱散修,他突然觉得,事实如何也许根本就不再重要了,但他不想这卑贱的东西再继续恶心自己。

    “哼,你杀的?”这监察修士冷冷道。

    柳夜阑一脸沾沾自喜道:“不错,正是在下动用……”

    “那你便去死吧。”监察修士淡淡道,随即他灵力一吐,便要直接将柳夜阑连同肉身带神魂一起彻底撕裂成碎渣!

    柳夜阑周身却是突然亮起层层符箓之光,他那看起来有些虚弱的身形周遭突然仿佛出现重影一般,又多了第二个虚虚的身影,那监察修士猝不及防之下,根本不及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随即他便觉得丹田与识海中剧痛来袭,“哇”地一声,他竟是远远倒飞出去,随即委顿在地,面色惨白。

    柳夜阑咳嗽着笑道:“……妈的傻.逼……老子会第二次吃你的亏吗?”

    那监察修士此时是真的懵逼的,他根本没有想到,一指头就可以碾死的蝼蚁,怎么会突然反口重重咬了他一口,他此时丹田剧痛,连丹田中的元婴都受牵累而神魂激荡,这么重的伤势……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

    这样的逆转也令在场许多修士有些发愣,吴安与崔轻帆却管不了那么多,只急急用掌中宝兑换了丹药给柳夜阑灌了一些,随即看向那也在灌丹药的监察修士,他们不由低声向柳夜阑问道:“现在这怎么办?”

    不待柳夜阑回答,那监察修士已经缓缓起身,翘起嘴角:“很好,非常好,我现在相信仙面母蛛是你杀的了,既然如此,你不必死,我还得对门中有个交待呢,至于其他人……呵,仙面母蛛都没了,你们不死,我很不高兴啊。”

    崔轻帆、吴安等场中修士俱是面色大变。

    可他们刚刚摸出各自法器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这监察修士掌中突然升起一蓬黄.色烟雾,那团烟雾犹如活物般呼啸一声就要冲向这群修士!

    柳夜阑蓦然起身,再次冲上前,挡在那团烟雾之前,符箓光华与重影再次出现,那团烟雾竟原地打了一圈,困惑般地绕开了柳夜阑,竟是掉头直直朝那监察修士而去,监察修士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满面惊恐。

    柳夜阑大吼一声:“就是现在!”

    这一刻,所有修士没有任何迟疑,又好像是方才被那些修真联盟修士附体配合之后的后遗症,他们在同一瞬间就知道了该如何去做,所有法器彼此交错、竟是配合无间地直直朝着那因为看到漫天法器而更加惊恐的监察修士而去。

    下一瞬间,只听到长长一声喑哑嘶叫:“……你们……陪葬……”便是死一样的安静。

    所有修士这才觉得心脏怦怦直跳,他们彼此对视一眼,都为自己捏了把汗,方才那一瞬听到这恶心的监察修士那样威胁……真是好像被什么再次附体了一般,根本就是下意识地攻了过去,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柳夜阑扶着胸口,一步一吐血地走上前,吴安与崔轻帆看不下去上前去扶着他,可柳夜阑却固执地走到了近前,仔细地打量着那滩血肉,认真地评价道:“恩,应该是死得透透的了。”

    所有修士忍不住流露出害怕的神色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