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生食修士这般的惨剧在眼前发生, 说实话, 能走到现在的修士,他们并非那等刚刚踏入修真之道的初出茅庐之辈, 对于仙人、长生已经不会再有什么虚妄的幻想, 那是一条血淋淋的、一朝踏上便永远无法回头之路, 葬身于灵物抢夺的争斗中、丧命于秘境探险的机关中、或者干脆倒在觊觎者的阴谋诡计中……太多出身平平的修士倒在这条血淋淋的路途上。

    相比于有资格进入秘境中的修士而言, 他们或许不是天资不够, 也不是不勤勉努力, 更不是鲁莽大意……却终究是欠缺了那么一些运气而已。

    眼前这位被仙面母蛛吞吃的修士,如今也成了其中之一。

    仙面母蛛追杀柳夜阑三人的阵仗惊天动地,绝土之境中的修士谁不关注?看到柳夜阑他们在熬不下去的绝境中突然杀个回马枪的精彩, 激动之下离得近了些的修士实在不是少数, 又并非只有这被吃掉的修士一人,偏偏只有他被那怪物迁怒……终究是他运气太差。

    场中所有人一边逃离仙面母蛛身边,一边在心中努力地说服自己, 是的,他不过是运气差了些。

    可是, 这明明应该看习惯的场景,他们明明都已经找到了最合理不过的借口, 为何内心深处却偏偏涌现出前所未有的不甘、怨愤。

    哈, 死了个修士,还是个与他们一样要争夺升仙名额的家伙,少了一个人竞争不是好事吗?自己捏紧的拳头,咬紧的牙关又是为了什么?

    他们是修真界中出身最卑微的家伙, 拼出性命去争每一个微薄的机会,更何况是进入名门大派的升仙名额这样珍贵的东西,死个人不是太稀松平常吗?哈哈。

    是什么在汹涌?是什么在沸腾?是什么在怒吼?是什么呼之欲出?

    柳夜阑灵力耗尽,不得不在小舟中闭目调息,而吴安与崔轻帆俱是沉默地看着那已经锁定他们的仙面母蛛,双目中全是血丝。

    突然,崔轻帆失声道:“不好!快跑!!!”

    怒意难平的吴安却是吼道:“跑什么?难道手握杀器,我们还要眼睁睁地看着这怪物吃人泄愤吗?!”

    看到崔轻帆面色苍白,吴安不由有些懊悔方才自己愤怒之下的口不择言,那仿佛是在指责崔轻帆为了明哲保身而不肯出力相助其他人,这隐隐的指责实在太过。

    而崔轻帆却只定定盯着仙面母蛛,斩钉截铁地道:“我们必须逃了!你们看它的伤势!”

    如今这小舟上,柳夜阑力竭依旧在调息,崔轻帆虽手握长鞭却神魂不稳,操纵小舟的吴安吼得再凶却不能改变他现在是个半残的事实。

    吴安被崔轻帆的提醒震得一个激灵,随即便震惊地看到那仙面母蛛背甲上,被柳夜阑一鞭撕开深深口子的女子面容竟渐渐恢复,甚至那双定定看向他们的黄色瞳眸中都突然多了数道黑气,原本恐怖的威压中亦多了前所未有的阴森冰寒。

    吴安震惊地叫道:“它莫不是借吞噬修士在修复伤口?!”

    崔轻帆面色苍白,他观察到的不只如此,那修士……竟连神魂都未能在天地间留下半点痕迹,居然就那样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消失”了,干干净净,就像从来没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过一般。

    仿佛觉察到小舟上的修士们发现了什么,那张此时显得阴气森森的女子面庞露出一个诡谲的笑容,口唇开合间,前所未有的冰寒神魂风暴铺天盖地朝他们而来。

    吴安不敢用同伴的性命冒险,他转头看向还在调息的柳夜阑,吞了一把丹药亦是毫不犹豫地调头疯狂地跑了起来,一边似柳夜阑先前那般疯狂地呼叫着小助手:“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们已经有了属性相合的法器,为什么还要逃!我不甘心!不甘心!!!”

    不甘心看这畜生将修士当作回复的丹药般吞食,不甘心明明可以杀伤于它却还要这么窝囊狼狈地逃命!

    “综合分析敌我双方数据,精英怪仇恨值异常牢固,系统建议如下:请继续放风筝,在移动中自我恢复,恢复完立即回身攻击,坚持就是胜利,耗死它!”

    吴安与崔轻帆忍不住看向身后那只疯狂嚎叫着追击而来的仙面母蛛,被他们那样狠狠教训了一次,这只怪物怕定是要与他们不死不休了,仇恨值异常牢固……这个说法倒也贴切。

    柳夜阑睁开眼睛,面容坚定地道:“系统所说不错,我们有三人,完全可以一边逃一边恢复,轮流出击,你看那仙面母蛛纵然恢复了些,可毕竟伤势未愈,积少成多,耗也能耗死它!”

    这番话叫舟中其余二人眼中燃起希望,吴安当机立断地道:“不错,一人驾驶,一人轮休,一人准备攻击,足够了!”

    他们三人对视一眼,俱在彼此面容上看到一往无前的勇气,直到此刻,他们才觉得,这场景与他们道途中曾经经历过任何一场危机并无不同,身下是万丈深渊,一个不慎就与那修士一般神魂无存,唯有勇往直前才能争得生机!

    更何况,到得此刻,对于身后那只仙面母蛛,他们想要击败它,杀了它,已经不再只是为了争得一线生机,更不是去争什么升仙名额……他们或许只想将心中憋了太久的那口气倾泻!

    柳夜阑只低沉地道:“高下贵贱,凭何而定?强者凌弱,何为天理?今日便见个分晓吧!”

    崔轻帆与吴安只怔怔看着这位一直沉稳可靠的同伴,没有想到他竟会在大敌当前之时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

    修为高者拥有一切,强者可以掠夺一切,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不就是修真之道吗?……这一切不是天经地义之事?这位柳道友怎么会提出这般的质疑?

    可若真是天经地义,为什么,当他们一脚踏入强者用变强为饵设下的阴谋时,当他们发现自己豁出性命去争取的一切也敌不过对方谈笑间的摆布时,依旧会愤懑暴怒,胸膛中似有什么想要呼啸而出吞噬这不公的天地?

    他们再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沉默地操纵着小舟、努力地恢复着伤势、拼命地回复着灵力,身后黄沙漫天尘土若海,风卷鲸吞之势中,庞大的怪物嘶号着追杀……一切似乎与原先并无不同,可一切又已经与原来截然不同。

    冥冥之中,好像他们才终于明白,此时的自己真正想做的、要做的、去做的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第二次对于仙面母蛛的攻击并没有意外,崔轻帆拼着吃了第二次神魂攻击、为今后道途留下无穷后患也堪称圆满地完成了任务,不论是吴安、还是柳夜阑,这一次都没有劝阻于他,因为在同伴的眉宇间,他们看到了与自己一模一样、前所未有明确又坚定的信念。

    可随即,那仙面母蛛狂怒着暴走竟是将小舟先弃于一旁,疯狂搜捕起周遭修士来,柳夜阑面色大变:“快上前!!!”

    小舟犹如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想要去阻止这只暴走的庞然大物,仿佛知道了小舟的软肋一般,那女子面孔上流露出冷冷笑意,仙面母蛛全然不顾小舟的阻拦,抓过一个修士吞吃、又一个、再一个……

    这惨烈的景象叫柳夜阑目眦欲裂:“杀了它!”

    吴安毫不犹豫地再次逼近仙面母蛛,柳夜阑不顾体内经脉断裂之痛,逼尽最后一丝灵力狠狠挥鞭而下,背甲之上,那张原本美丽无瑕的女子面孔却突然仰天疯狂地大笑起来,任由那长鞭在漂亮的面孔上留下再一道伤痕,可随着一个个四散奔逃的修士被抓到、被吞吃,那伤痕渐渐合拢,丑陋的伤疤随着那疯狂的笑声狰狞地扭曲,无比悚然、无比恐怖。

    仙面母蛛仿佛终于发现了最好的报复之法,它就那样慢悠悠地一路前行,将一个个惶恐藏匿的、惊慌逃跑的修士翻将出来,慢慢地在小舟前吃掉,对于小舟不顾一切几近绝望的攻击却嚣张疯狂地视而不见。

    崔轻帆拼着神魂剧痛,逼尽灵力也没有办法再发出一击,柳夜阑夺过长鞭吞下丹药不顾经脉断裂再次挥出,而底下,仙面母蛛张开狰狞口器,露出其中的血肉模糊,这一幕注定成为他们此生绝不磨灭的梦魇心魔……吴安操纵的小舟开始剧烈颤抖,可与他识海中地动山摇般的崩裂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他们才信誓旦旦要为所有无辜牵累入此局的修士争一个公道,却近乎亲手将他们一个个推入眼前的死亡结局……

    吴安仰首,血泪自眼角蜿蜒沁出:“何为天理?何为天理?”

    他们已经决定拼却性命不要,也想争一个公道,可这天道之下,却连这样的机会也不肯给他们!甚至还要叫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这许多无辜修士遭遇此劫!

    何为天理?何为天理?!这难道是他们不甘命运才招致的灾劫?可为什么要降临在其他人头上,为什么?为什么?!

    一道年轻又清朗的声音仿若光明锋刃劈开血腥黑暗:“扔掌中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