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零五章 蓝图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蒲州城外,一阵阵锣声敲响,惊天动地,如同炸雷。

    乡约扯开喉咙喊着乡亲,告诉人们巡按老爷到来,让大家到田间听训。庄稼人对于天使钦差这一类玩意兴趣不大,不管他代表的是谁,跟自己的关系总归不大。说到底,也就是来这里收钱粮,自己只负责交粮完税,只要不拉自己去从事义务劳动,怎么都好商量。而是看着那庞大的仪仗自官道一路下了田,农夫们就不好意思也不敢再无动于衷。哪怕是为了钦差的体面,自己也得去听听他在说些什么,走个过场。

    蒲州知州黄尓立亲自做引马,引着年轻的巡按一路走到田地之间。官靴上满是泥泞,连官袍下摆也未能幸免。衙役无事都不得下乡,更何况是官,看着这庞大的排场,百姓心里都有些怕,不知道这么大的场面,要从村里抓走多少牲畜,又要几个姑娘寡妇去陪床。

    随着锣声停止,年轻的官员站在了一块高地上,开始大声地向百姓打招呼,态度和蔼可亲,仿佛是离乡多年的游子,如今功成名就,回乡探亲。

    “乡亲们,我姓范,虽然我是个广东人,但是我的座师是蒲州人,所以我要算半个蒲州人。这次我奉皇命前来……”

    官道上,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车帘撩起,张舜卿隔着马车向田间看着,看着自己的丈夫在那里高声宣讲的模样,脸上便被自觉地露出笑容。大明朝的官员无数,其中不乏爱民如子的栋梁之才,但是真的愿意走下田地,与百姓近距离接触的就有限。即使有,也都是亲民官的作风,像巡按这种纠察体系的人,只和官员打交道,肯定不会和普通百姓接触。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为父亲的大业冲锋陷阵,自己没有选错人。看在他的功劳上,一些荒唐,自己就不与他一般见识了。

    倒不是说真的不生气,只是见过那位怀孕的贵人之后,张舜卿受了很大打击。自己的醋劲再大也奈何不了那个主,土默特草原上,如今还有一位六万户之主,号称帐下二十万控弦健儿的女济农,自己又管得了哪个?在这种打击之下,她对很多事也就看开了,比如现在身边那个小小的荒唐。

    “姐夫在江宁就是这样!不光是和那些大户们做朋友,还经常到茶楼去,跟那些普通人聊天,把县里的命令说给他们听。还让说书的先生,把县里的制度告诉百姓,免得那些不识字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姐夫说过,朝廷有制度没用,让百姓知道才有用。哪怕这个制度最后实行不下去,也得让百姓知道,这样老百姓就会恨地方官,不会恨朝廷,天下才能稳固,造反才能尽可能减少。”

    徐六在一旁说着,直到张舜卿看过来,她才停住了口。张舜卿在她的脸蛋上轻轻一捏,“当着大妇的面,说得这么直接,这可不是个合格的外室该做的事呢。”

    “哪……哪有……”徐六心虚地低下头,张舜卿哼了一声:“高二家里的那个贱货,不就是你预备的过桥?打算让她勾引着退思去她房里,然后来个李代桃僵?你那点小心眼瞒不过我,再说高二家里的嘴再严也严不过烙铁,我一亮出刑具,她就什么都招了。真难为你,堂堂国公之女居然会想出这种办法,笨死你算了!”

    说着话,张舜卿的手指在徐六额头上一戳,后者满脸委屈道:“我确实真么想过,可是一直没做啊。”

    “所以说你还没蠢到不可救药,没白白把自己赔进去,还让男人不用负责任。你应该知道,和他没可能的。”

    “所以我想好了,要跟随李夫人出家礼佛,我反正早就说过要出家的,李夫人也答应收我为徒了。我只是想……在遁入空门之前,了结凡尘里最后一点心愿罢了。”

    “说你蠢你还不爱听!李夫人自己都怀孕了,你想想你们出的是什么家!她无非是想让你做个替身,这几个月她身体不方便,又想霸着退思,就让你去陪他。仗着自己是太后的堂姐,便为所欲为,这些天家贵胄……”

    张舜卿嘟囔着,却见徐六的脸上并没有懊丧,反倒是听到“几个月”这个时间之后,露出难以掩盖的喜悦神情,张舜卿无奈地以手加额,心知徐六这条红线是彻底掐不断了。

    她只好道:“今晚,我就成全了你们两个,咱们是好姐妹,轮不到李夫人卖这个人情。以后自己长点心,知道该和谁亲近!”

    徐六羞涩地低下头,“姐姐姐夫小别胜新婚,我肯定不好去打扰了,那样姐夫会生气的。我可以等,我相信只要我的心诚,事情就总有成功的一天。”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妇与一心想要登堂入室的外室在马车内维持着古怪的交情,外面的百姓已经越来越多,除了田地间耕作的农夫,村庄里的妇女、老人、儿童都陆续向这里跑来。张舜卿心思渐渐被这一情况吸引,对于徐六和李夫人的威胁暂时顾不上。

    她来到山西这段时间,已经很清楚新法面临的阻力有多大,不要说黄尓立,就算江陵党的主力干将在此,也不会有好办法。要么是把山西搞得大乱,最后用快刀乱麻的手段杀人,以简单粗暴的暴力解决问题,要么就是任其糜烂。而范进的行为,让张舜卿看到了一条以温和手段化解纷争,少杀人不出乱子,尽可能降低损失的情况下,也能保证新法顺利推行的光明大道。如果自己换到范进的位置上,所能想出来的办法也不会比这更好……只有这样的聪明人,才有资格做我张舜卿的丈夫。

    日当正午,范进的宣讲似乎宣告了一个段落,百姓仍然围着范进不放,问东问西。这也是官员不愿意与百姓接近的原因,一开了头就停不下来,想要走就不容易。徐六手忙脚乱地跳下马车,跑去给范进送午饭。张舜卿看着她的样子,颇有些好气,堂堂国公之女,怎么就非得看上别人的丈夫?

    她朝外面吩咐道:“夏荷,扶我下车。相公讲了一上午,口干舌燥吃不得干粮,把带的蜜浆给相公送去。”语气平淡寻常,有着宰相千金范家大妇应有的从容与镇定,只是在踩着板凳下车的刹那,莲足一下踏翻板凳,如果不是梁盼弟及时扶她一把,人就差点摔在夏荷身上,才暴露了她心里潜藏的激动。她不是不想像徐六那样不管不顾的冲过去,只是不能。毕竟没人认识徐六,她的身份却是台面上的。

    树荫之下。范进扶着妻子缓步而行,蒲州民风保守,夫妻在外人面前也不会这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