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零二章 山西变革(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同城,代王府。

    往昔为所欲为堪比土皇帝的代王府外,如今更增几分威风。毕竟过去的代王府外,只有王府仪卫负责警戒,这些人虽然霸道但是在人数和气势上都不能和朝廷的经制官兵相比。如今府门外,大批官军环甲持兵列阵于此,还有大量三眼铳、神火铳火器摆在那,于气派上比当初自然是强出许多。如果说有什么美中不足之处,便是这些士兵的脸都对着王府而不是外面,兵器也全都对着这天潢贵胄的家宅,不像护兵反倒像是围攻。

    由于辛爱被诛加上范进出塞,宣大的战争危机化解,标营就从临战状态摆脱出来,可以从事其他工作。如今在王府外列阵的,便是大同巡抚贾应元麾下的标营人马。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在城内大概算得上第一,标营的指挥官参将神保是蒙古人,本来是归附大明的小部落头人,靠着一刀一枪的军功做到标营参将,自然也是个狠人。

    平日与自己昔日同胞战斗时悍不畏死,胆量又大,白刃战的时候,被人砍得满身鲜血也面不改色,依旧可以挥刀杀人。不管多残酷的战斗,或是多危险的场面,他从来没怕过,更没见过他着急。可是现在,他的脸上却满是汗水,不时地用衣袖擦汗,又抬头看天,随后看着他身旁那白面将军问道:“戚将军,按院老爷进去多久了?我们就这么站着?”

    戚金的神色比神保镇定多了,用充满鄙视的目光看了一眼这个蒙古人,强忍住训斥他的冲动,冷声道:“急什么。还不到一顿饭的功夫,早着呢。放心吧,如今的朱鼐铉就是砧板上的肉,不敢乱来。再说,范老爷也不是没带人。”

    随范进一起进入府中的,既有张铁臂、关清这种心腹,也有着鸣凤镖局的镖师,即便朱鼐铉狗急跳墙也足以应付。戚金不用看就能想到,范进在里面如鱼得水呼风唤雨的样子,心中自然不会担心,只是觉得庆幸。身为武人要想有一番作为,首先就得跟对一个文臣,否则再怎么能打也没用。范进已经答应,把自己安排再宣大防线,既是为了对付宣大的将门,也是为了方便支援三娘子。第一步只是保举参将,但以后只要有军功,一品都督衔的总兵并不为难。而在未来的宣大,军功应该不难获取,定期搜套,再去吐鲁番……

    他的心中已经满是对未来武人生涯的展望,以及在宣大练兵的构思,对于王府之事他根本就不在意。不是因为大意,而是胜券在握。

    针对王府的围困是从蒙古兵入关之后就开始的。初始阶段朱鼐铉并不配合,甚至想要进京告状。但是在包围的队伍里不但有官兵,也有代王宗室。那些落魄宗室在官兵的撑腰下胆子也大了起来,不但敢于斥骂朱鼐铉,也敢命令官兵动手阻止。

    官军需要的只是一个程序确认,有宗室下了命令,他们就敢动手。朱鼐铉吃了几次亏,就不敢再强硬对抗,而是改为写书信求援。到范进进府时,他便只会坐在太师椅上发呆,看着范进在面前走来走去,没有任何动作。

    “这个花瓶不错。汝窑钧瓷,好东西啊。空山新雨后,泽国泛小舟。好意境,好东西。就算在皇宫里,也不多见。”

    范进用手轻轻弹着眼前花瓶的瓶壁,口中赞叹有声。护卫站在院落里,几名女护卫已经进入了王府内宅。王府自己的仪卫在官兵包围王府之后,基本已经选择了倒戈,全部放下武器投奔官军一方。这些人虽然是王府扈从,但自身也是官军建制,并不是王府私兵。而朱鼐铉这些年所豢养的一些私人护卫死士乃至武林高手,在真正的朝廷大军面前,又难以发挥作用。他们现在可能依旧在王府里,但是绝不会愚蠢到现在出现。书房内,便只有范进与朱鼐铉两人。

    范进见朱鼐铉对自己摆弄花瓶全无反应,随手又放下来,走到朱鼐铉面前道:“我有个内兄,对古董很喜欢。我来一次山西如果两手空空的回去,他肯定要笑话我。大家都是男人,自然不希望被内兄笑话了对吧?不如小王爷推荐几件古董给我,让我回去有面子。”

    “如今整个王府的财帛,你想拿什么就拿什么,又何必问我?”朱鼐铉的头发散乱,两眼满是血丝,与之前风度翩翩的样子大为不同。他的声音很是嘶哑,听得出这段时间一直在上火,以至于损害了喉咙。

    “我知道我的处境,也知道这一局你赢我输。成王败寇无话可说,但我必须告诉你,我没想过勾结鞑虏!”

    范进冷笑道:“我知道啊,你想的是把他们领进大同,先杀掉你的亲戚,然后你再宰掉辛爱。你身边那个女人已经在衙门里说的很清楚了,我审过她一次,没动刑。大家只是心平气和的谈话,我相信她说的是事实。这个女人就是想要给她家人报仇的,他的仇人有我岳父,有大明天子,也有俺答。毕竟把赵全那些人全部干掉,是俺答直接动手。所以她想借你的手杀光大同宗室,也同样想干掉辛爱。这种表示,我是相信的。”

    朱鼐铉看着范进,眼睛里多了一丝希望的火苗,“你相信?那你愿意代我上奏?你是张江陵爱婿,你说的话万岁肯定相信。你是白面包公对不对,你是讲道理的。我做过的错事我认,但我没做过的,也不能污蔑我!”

    他终于有了一丝激动,一把抓住范进的衣袍,颤抖着声音道:“你想要什么?钱?女人?还是古董字画?你想要什么只管说,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向陛下说明白,不要让我蒙冤……”

    话音未落,朱鼐铉的脸上忽然露出痛苦之态,身子无力地跌坐回座位上,用手指着范进,却什么也说不出来。额头上,汗珠涔涔而落,面色变得惨白。

    范进活动着自己的拳头,看看拳头,又看看朱鼐铉,脸上带着微笑。“文人的拳,味道如何?这一拳呢,是替梅如玉打得,也就是梅花老九,你还记得她吧?她把我伺候的很舒坦,我答应替她出气的,不能说了不算。这一拳就当是本钱,至于你的命,就是利息。代你出奏?做梦去吧!那个女人的话我记录下来了,也原样交给陛下,你猜猜看陛下会不会相信?朝廷里衮衮诸公,又有几个愿意相信这些话?姓朱了不起啊?天潢贵胄了不起啊!因为是藩王就可以欺压文臣,不把内阁当回事是吧!”

    又是一拳,砸在了朱鼐铉的胸口。朱鼐铉刚刚喘过来的一口气,瞬间又被打断,一阵剧烈的咳嗽。范进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