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九十九章 神明庇佑土默特(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自俺答称汗开始,草原上的汗便如同雨后春笋层出不穷,外人尚且如此,黄金家族自己的人就更不必说。俺答的一干子弟,不管手上的实力大小,财富如何,全都以汗自居,惟一的例外就是老把都,他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名字:昆都力哈。

    他的辈分虽然大,实际年龄其实比辛爱还要年轻一些。对于草原生活的人来说,美好童年,无忧无虑这种事实在太过奢侈,自老把都有记忆开始,他的生活就和战争、杀戮、美酒以及女人有关。他拥有第一个女人时,只有十四岁,在烈酒以及本能的驱使下完成一切,随后被兄长笑着拍着肩膀,说他成为了一个大人。从那一刻起,老把都就是兄长最锋利的战刀,最坚固的盾牌。

    他是个有自知之明的男人,知道自己的才具谋略执掌一个部落都很勉强,更不可能执掌草原。所以他从没想过做大汗,只想做一个辅助者,有生之年让天下都变成自己人的牧场。他没有特别明确的是非或是善恶观念,大汗让自己砍谁自己便去砍谁,大汗让自己做什么便做什么,人非常简单,也因此活得比较轻松。年纪也将近五十,却依旧健壮如同公牛,多年征战遍体伤痕,但是精神旺盛神气十足,丝毫看不出衰老之态。说话的声音如同打雷,走动之间步履生风,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

    正是因为他的健壮以及他的简单,俺答的这些儿子便也愿意推举这位叔父作为自己的谈判代表,向三娘子询问谁来继承汗位的问题。接连损失三位大汗,任谁都能感觉到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土默特需要一个大汗,就像天空需要太阳,地上需要河流一样。至于大汗由谁来坐,就得大家商议推举。

    与辛爱和扯力克不同,剩下的这二十几个汗在俺答死后,平分了俺答的财富和遗留给他们的部众,由于分配的十分公平,导致大家手头力量相若,谁也不能压倒谁。就其个人本领而言,也没一个人能赶上扯力克,声望才具都不能服众。这个时候召开头人大会意义不大,即使开了,也很难推举出一个众望所归的大汗。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三娘子确认,毕竟新任的汗需要和三娘子合帐,不管人们心里怎么想,实际就是三娘子眼下从大汗的附属品,变成了大汗的决定者。她选中的老公,就是未来草原的主人。这些人到大板升,并不是发难,而是向自己名义上的庶母提亲,看看谁能收获佳人的芳心,从而得到整个草原。

    老把都对于这种情况谈不到有多愤怒,就像他对于扯力克等人的死谈不到多悲痛一样。他的思维非常简单,人从天地间来,回归到天地间去,是这个世界上最正常的轮回。扯力克等人,无非回归到了生命的起源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去,没必要哭泣。但是土默特必须有一个主人来带领大家前进,自己也可以有个人效忠,在他的带领下纵马挥刀驰骋疆场。否则自己就不知道该和谁交战,也不知道该如何走下去。

    进城的时候,正是婚礼进行期间。草原的人口其实远少于中原,是以对于一切与生命繁衍有关的仪式,都充满了敬畏。在草原上遭遇野和都不能打扰,正式的婚礼就更不能施加干涉。老把都是个秉持传统之人,挥着手示意自己的子侄们不要阻挠队伍,这群小汗们,就这么乖乖站在路边,看着多兰骑马招摇而过,看着一顶大轿在她身后四平八稳前进。

    一只男人的手从轿子里伸出来,掀起轿帘看着外面的风景。多兰不是出嫁而是迎娶的消息,至此可以坐实。几个俺答的儿子忍不住笑道:“真有意思。听说是个汉人的大官,还可以见皇帝的,居然被多兰娶了。”

    老把都道:“不管谁娶谁,最后都是要女人生孩子。多兰是钟金的侄女,她给汉人生孩子,证明钟金决定和大明联合。土默特将来想要到长城里面放牧,怕是不容易了。当年我的兄长曾经到过大明的京城,让大明的皇帝害怕。如今我们的姑娘,就只能给大明的官生孩子。”他的思维一向这么简单直接,这些侄子也早就习惯,对于他的抱怨,就只当没听见。

    三娘子此时正在大昭寺为新人祈福,老把都等人一路向着大昭寺走去,却见城市里热闹非凡,没有一点悲哀情绪。身穿新衣的男女面带笑容,即使已经看不到花轿和骏马,依旧在路边对道队行注目礼。

    一些年轻的女子,身穿节日盛装,在路上尽情舞蹈。大明的官兵在队伍后面担任警卫,随同道队向前移动。这些人都是杀人魔王,在草原上的名声差到家,正常情况下,见到他们不拔刀已经是好事。可是今天,老拔都却看到有男性牧民朝他们敬酒,更有年轻的姑娘在这些官兵身旁舞蹈,丝毫不担心可能受到侵犯。而那些士兵也像是转了性,对于姑娘的热情只以笑或者略有些大胆的小调回应,并没有特别出格的动作。两下相处得十分融洽,亲密无间。

    部落的头人婚姻时,偶尔也会搞一些庆祝,部落下面的牧民也要表达自己的喜悦。但是那种应付场面的敷衍,与眼下发自内心的欢庆,完全是两回事。而牧民和士兵之间,更没有这种亲密。即便是自己人得部队,也就是那么回事,没有哪个年轻姑娘敢往士兵身边凑。像现在这样得情形,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肯定以为是在说谎。

    一些小汗已经忍不住嘀咕,看着大明的士兵小声议论,认为这是一群假装成男人的太监。否则怎么可能对年轻的姑娘如此规矩,早就抱起来找个地方快活去了。老把都一语不发,脸色越发凝重。只是简单并不是糊涂,相反他在战场上锻练出观察力比普通人更为敏锐。他感受得到牧民们对于大明官兵的欢迎,这些士兵这么规矩肯定不是发自内心,背后一定有大人物的命令。而下达这种命令的目的通常只有一个,这位大人物想要征服这座城市,不是靠武力,而是靠人心。

    联想到多兰和明朝官员的联姻,这种感觉就越发强烈。老拔都向来支持草原属于土默特人,当年俺答对赵全的重用他都不怎么满意,更别说现在这种情况。一种莫名的压力,如同黑云在他心头盘桓不去,让他感觉呼吸都变得不那么畅快。牧民们的笑脸,在脑海里反复盘旋,变得异常狰狞。

    这不对劲……草原不该是这样的……老把都心中如是想着,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只是一把刀,该砍向谁如何砍是持刀人的事,现在只能希望这个持刀人快点出现。

    大昭寺内。

    一身盛装的三娘子热情地与老把都等人打着招呼,喇嘛送上了奶茶,随后退出房间。老拔都则开宗明义,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土默特的新任大汗,必须尽快选出,至于人选是谁,可以由三娘子决定。

    “火筛诸部已经拒绝和我们联络,我派去了三个信使,都没有回来。那几个之前到我们草场放牧的部落离开了,我们的人可以追,但是没有大汗的命令,没办法下命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