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章 当坚信被打破她会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我告诉你,是你自己的家人,你自己的家人和沈一里通外合,沈一确认把你送到那个偏僻的路边,你自己家人买通的小混混。

    你真可怜,还不如当初死在监狱里的好。”

    夏管家想要欣赏身旁女人可怜的神态,却只看到一片平静。

    “你为什么不吃惊?

    你为什么不问我,那个人是谁?

    你为什么不难过?

    你哭啊!哭啊!哭!我叫你哭!”

    似乎被简童的平静惹怒,夏管家神志有些癫狂,每一次发怒,就更加踩中油门,越野车的性能十分之好,在路上跑出一串流光。

    车子已经在失控的边缘,道路两边的车,纷纷都停了下来,远远避开,甚至有些人害怕地开了车门,跑下了车。

    在这个城市这么久,深夜飙车的年轻族有之,仗着有钱不怕罚单超速闯红灯有之,但这种摆明不要命的开法,还是第一次。

    要是遇到神经病怎么办,到时候被撞了还只能够算了。

    夏管家神情癫狂,“哭!你给我哭!”

    缓缓地,简童扭头,冷眼看着夏管家:

    “是我哥,对吧。”

    一句话,惊得夏管家松了油门。

    简童其实一直觉得那一次夜晚被袭击的事件,太巧合了,心里有所狐疑,只是一直不知道是谁。

    但今天,当夏管家说出那晚的事情,说出事她家里人和沈一里通外合,她便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犹记得,在那晚出事之前,简陌白还闯到了公司里闹,简陌白离开时候的那个眼神,还有那句话,实在不像是说说而已。

    她嘴唇微微发白,嘴角处不易察觉的苦涩,唇角勾了勾,似乎不在意。

    她倒是曾希望过,是她猜错了,是她太敏感。

    她也曾希望,就这么稀里糊涂,和稀泥忘了就好。

    夏管家被她这淡定的态度,更加激怒,理智飞远,她越是这样淡定,他就越不想看到她这样好过。

    他就是看不惯这女人平静的模样!

    凭什么她这么平静?

    凭什么她没有像他这样快要疯掉?

    凭什么他什么都没有了,儿子女儿都没有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丧家之犬,凭什么同处于事件中的这个女人,却可以这样表现得平静淡定,

    凭什么只有她可以安然无恙,什么都不在乎!

    他不!

    他就是不要看她这么理智!

    “你这么聪明,有没有想过,当初你祖父在的时候,你出生时,绑架你的人,是你认识的人?”

    简童眼皮一跳:“什么意思?”

    “呵呵,你这么聪明,猜不出来吗?

    和你祖父同年龄阶段的,能够有能耐做出那种事情的,你认识的,我又知道的,你不知道什么意思吗?”

    简童紧紧咬着牙根,不敢去想。

    奈何!

    “就是沈老爷子,你一生所爱沈修瑾的亲爷爷!”其实这件事情,他也是夏薇茗出事之后,他偶尔偷听到的,怕被察觉,只来得及听到一两句。

    他知道的,也就是这一两句,但……够了,足以能够让这贱丫头不平静了!

    她心口,有大石,猛地撞了进来!

    砸出一个深坑!

    夏管家的这句话,什么意思?

    她倒是想要装糊涂,奈何!

    沈家和简家,有仇。

    沈家老爷子和简家老爷子,有仇。

    除此之外,再难有其他解释。

    可是如果是这样子的话,为什么……为什么祖父任由她接近沈修瑾?

    为什么祖父从来不跟她说这件事情?

    为什么连外界都不知道他们两家有仇?

    当初在洱海的时候,简夫人说过她出生时候的绑架的事情,却是说,简老太爷生意做大,有人看不惯了,才耍的把戏,威逼利诱。

    可是沈家那么大的家业,几代积富,绝不是一个简家可以抗衡的,沈老爷子怎么会看得上简家,他们两家之间的仇,绝不是生意上的那样。

    想起祖父曾经对待她爱着沈修瑾这件事情,奇怪的态度。

    也想起她每次在沈家见到沈老爷子的时候,沈老爷子眼中的厌恶。

    祖父曾说不值得,祖父也曾试图劝说过,但那些劝说,只是流于表面,明明是劝说她放弃的话,

    却又在某些事情上,鼓励她,甚至,支持她。

    她这才细想回想,好多次,她和沈修瑾之间,似乎都有祖父推波助澜,替她找机会独处,替她办生日宴。

    那一年十八岁的生日宴,祖父说,你长大了,要勇敢追求你爱的,我的孙女就要勇敢。

    她觉得对,受到了鼓舞,于是十八岁的生日宴上,她当着众人面,张扬无比的告白。

    她是自信的,祖父说,她是简家最出色的女儿。

    她不敢再去想,不敢再去想更多更多那些细节。

    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再也难以保持那样平静的外表。

    那张小巧的脸上,一片死灰,眼底的痛,似乎要把周围的一切,都拉入深渊,似乎她……被占据她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人,亲手狠狠推下了深渊!

    生命里,那些被时光埋藏的她曾觉得有些矛盾和奇怪的祖父,终于,能够解释得通了。

    难怪,难怪祖父那样的看重她,最后却站了简陌白那边,说简家的一切,属于简陌白。

    什么害怕别人再伤害她,所以要把她抱在身边亲自教养,不过是因为她这小小的刚刚出生的小女娃,得到了沈家那位沈老爷子的“看重”罢了。

    什么精心教养!

    其实都只是让她能够比身边寻常的富家千金出色优秀,因为上海滩有太多富家千金,不出挑,怎么能够入了沈家接班人的眼吧。

    她的思绪开始混乱,已经分不清那些好是真的好,还是假的。

    她已经分不清记忆力那些和祖父一起开心的事情,那些桩桩件件的小事,哪一件是祖父他老人家出自真心,哪一件又是另有算计,还是……根本什么都是假的!

    车外的事物,飞快的倒退,那不停的飞快倒退的车外景象,女人看着,看着,猛的伸出手去拉车门把手,

    她要和那些车外的景象一起倒退,一起倒退回过去的岁月,一起倒退回祖父还在的时候,她要亲口问,她要弄清楚,她要知道,这一切,几分真,几分假!

    她要随时光倒退,回祖父健在时,她要站在祖父面前,她要亲口问一句:

    “祖父,你真的爱我吗?”

    “你疯了!”夏管家想要她死不错,但却亲眼目睹这疯狂景象的时候,心口还是冷不丁地一抽。

    倏然变脸喝道。

    一声撕心裂肺地呐喊,粗嘎的声音里,只剩下了一眼望不到底的绝望!

    ——“我要回去——!”

    她要回去,回去祖父的面前!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