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4章 我搞不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深夜的星湖堡,泰尔斯孤独地坐在胡狼塔的顶层望台上,居高临下,凝望远方的星湖。

    凯瑟尔王和艾德里安队长在当晚就回了王都,只留下索尼娅和她的星辉卫队,把主堡的宴会厅闹得鸡飞狗跳,直到凌晨方才消停。。

    马略斯和巴伦西亚嬷嬷自是焦头烂额,至于星湖公爵本人,则早早就以不胜酒力为由回了卧室。

    (“放屁!老娘明明看见他喝的果汁!”——醉醺醺地拽着马略斯衣领的要塞之花)

    但只有泰尔斯自己知道,相比起迎接国王来访,他更愿意喝得酩酊大醉,一睡不起。

    远方的屋檐上传来猫叫,呼应它的是地上的犬吠,加上若有若无的蝉鸣,月光下的星湖堡充满了野趣与惬意。

    为什么?

    泰尔斯望着星湖上的粼粼波光,目光出神。

    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是詹恩,为什么是南岸领?

    泰尔斯低下头,从鞘套里拔出一把缠着重重绷带的匕首——自大荒漠逃难归来后,出于各种原因,他非但没有移除,反而加强了JC上的伪饰,确保它不会被看出来历。

    更关键的是,为什么是他?

    泰尔斯漫不经心地掏出骨戒“廓尔塔克萨”,挂上匕首刃尖。

    狰狞的骨戒与锋利的刀刃相得益彰,在月光下更显凄清。

    凯瑟尔五世到底想要他做什么?

    国王为何如此信心满满,又如此随性放任?

    复兴宫将从何下手,如何善后,才能既保证效果,又不掀起乱子?

    他的角色是什么,该怎么做,又能做什么?

    无数的问题,无数的犹疑,一齐漫上泰尔斯的心头。

    不远处的迅影楼上有火光移动,泰尔斯心知这是巡逻的岗哨在换班,看身形,也许是先锋官苏帕·朗莱带着本地的一队璨星私兵。

    王子熟练地翻下望台,猫着身子躲避视线,等待换班结束——巡逻岗哨更关注城堡外的威胁,但万一他们哪个人大半夜一回头,在城堡中央看到星湖公爵的脑袋,准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泰尔斯靠着墙壁,目光凝结。

    好吧,他至少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他必须听从国王的指令,前往翡翠城,参与——无论以何种方式——这起前途未卜的政治阴谋。

    不仅仅因为他被誓言所束,不仅仅因为他与詹恩素有私怨,不仅仅因为此事势在必行。

    更因为这是他的选择,他的权利,他的筹码,是他在经历了诸如“龙血”与“沙王”这样的惨痛教训之后,赌上未来与性命,才从铁腕王的指间,奋力博取来的些许自由。

    这自由也许不多,但至关重要。

    跟过去一样,复兴宫对付詹恩的计划、手段、过程、细节,泰尔斯一概不知,他被排除在外,只能见机行事随机应变。

    但也与以往不同,这一次,泰尔斯得到了明确的命令,被提前告知了答案,甚至被承认为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棋子,不再在王国的棋局里随波逐流晕头转向。

    况且……

    【只要完成它,我不在乎你做什么。】

    泰尔斯一抖手中的匕首,骨戒“盟约”翻上半空,被他一把抓住。。

    而现在,他要做的,他所能做的……

    “不,长官,我是说女勋爵,萨瑟雷女勋爵,这样不行,不可以,真的,我,我不可以!”一个窘迫而慌张的男声隐约从望台底下传来。

    正在锻炼手艺的泰尔斯表情一变。

    “噢,我懂了,这么说,你是看不上我?”随之而来的是一道飒爽大气的女声,言语间咄咄逼人。

    什么?

    泰尔斯咽了咽喉咙,进入地狱感官。

    “不,我怎么敢……您很厉害,很有风范,很有魅力,只是,我,我从属于王室卫队……”男人越发慌乱。

    泰尔斯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攀上另一侧望台,小心翼翼地露出半个脑袋,向下望去。

    就在斜对面,低他两层的地方,“僵尸”哥洛佛狼狈僵硬地仰靠在望台上,身后就是高空。

    而索尼娅·萨瑟雷——大名鼎鼎的要塞之花——则带着醉意站在他身前,一手摁住他的肩膀,几乎要把哥洛佛逼出望台。

    “那就是说,我配不上你们王室卫队咯?”索尼娅向前倾身,迷蒙的眼神里露出一丝冷光。

    哥洛佛微微一颤。

    “不,长官!我是说我职责在身,我还要保护殿下……”

    “别担心那个!我敢担保,泰尔斯殿下不会有意见的,说不定还会帮我——只要你愿意。”索尼娅摇头晃脑,露出一抹邪恶的微笑。

    泰尔斯狠狠皱眉,哥洛佛则表情僵硬,死命摇头。

    眼见男人宁死不从,双眼迷蒙的索尼娅沉默了一阵,随即明白了什么,她有节奏地拍打着哥洛佛的胸口:

    “啊哈,我懂了,你是觉得自己不行,嘿嘿……各个方面,经验不足?”

    哥洛佛脸上一红。

    “不——”他先是矢口否认,但随即意识到这是突破口,连忙承认:“我是说,是的,萨瑟雷长官,我,那个,我不行!我从没……额,我在这方面经验尚浅,就算我……也肯定遭不住,坚持不了多久……”

    但索尼娅向前一步,整个人几乎压在哥洛佛身上,双掌拍上他的肩膀!

    “放心,我会教你的!”

    要塞之花双眼放光,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语调也越发古怪:

    “而且是从头开始,亲身示范,按部就班,手把手地,教你每,一,步,哦……”

    在上面偷听的泰尔斯表情数变——这是他该听的吗?

    哥洛佛再也耐受不住,他猛地推开索尼娅,转身挣脱:

    “不,我们,我们不能这样,女勋爵,长官,这样,这样不合规矩……对了我今晚还有值守的任务,不如我们下次再谈……”

    但他没走两步,要塞之花的手臂就按上墙壁,横拦在他面前:“但是我想要你诶,真的真的,迫切想要你。”

    “现在就要。”

    哥洛佛咽了咽喉咙,呼吸加速。

    一身酒气的索尼娅眼神迷离,摇晃着靠近哥洛佛:

    “我知道,其实你也是想要的,对吧?”

    “而我不巧是断龙要塞的指挥官,身负重任保家卫国,也就是说,不只是我个人,而是整个王国——想要你。”

    要塞之花挂着不容反抗的笑容,把哥洛佛一步一步逼到墙角,后者万年不变的脸此刻无限惊恐。

    “你真的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卧槽尼玛。

    偷听着这一切的泰尔斯搓了搓脸。

    这特么都叫什么事儿啊。

    王子怀着复杂的心情蹲到望台下,确保他们看不见自己,再强迫着(极度不情愿的)狱河之罪涌上喉咙和口腔,调整频率。

    几秒之后,他捏住自己的鼻子,深吸一口气,张口发声:

    “喵,喵呜——”

    叫声穿透阻碍,往复回荡,如在耳边。

    要塞之花和哥洛佛都被吓了一跳,两人猛地分开,四处张望。

    “喵呜——”泰尔斯继续学着某只敢对巴伦西亚嬷嬷放狠话的黑猫,惟妙惟肖地拉长音调,装成某只酣睡在此,抗议人类打扰的猫咪。

    哥洛佛好不容易从惊恐中摆脱,想到什么的他立刻肃颜正色:

    “啊,是那头该死的黑猫,它一定又去公爵那儿偷吃——偷看机密文件了,这,这是紧急事态,相当相当危险,我,我必须去保护泰尔斯公爵的房间……”

    索尼娅似乎清醒了一点,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哥洛佛咳嗽一声,整理好自己的衣装:“那个,萨瑟雷长官,女勋爵,我很感激您的垂青,但是,不,对不起,我不行,不能……我要去执勤了,如果您有需要,我可以推荐卫队里的其他兄弟们代替,比如护卫翼就有个大好青年……”

    要塞之花眯起眼睛,显然极度不满。

    哥洛佛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喵呜——”头顶传来第三度猫叫,一声更比一声急。

    终于,索尼娅长叹一口气。

    “唉,算了,强扭的瓜不甜。”

    僵尸松了口气。

    “放心,我们……”索尼娅拍拍哥洛佛的胸肌,勾起嘴角,很有深意地眨了眨眼:

    “来日方长呢。”

    哥洛佛面色苍白,他逃命般转身抢上走廊,头也不回冲下楼梯。

    “可惜了啊,”索尼娅打量着他狼狈的背影,显然颇为遗憾,“啧啧啧,多好的小伙子。”

    很好,任务完成。

    既不得罪要塞之花,又成功解救了自己的属下,泰尔斯对自己的这招应对很是满意,连国王来访的阴霾都减轻了不少。

    凭借以往的经验,泰尔斯捏着鼻子再叫了两声,作为收尾和迷惑,如此才不会显得太蹊跷。

    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偷偷地溜……

    下一秒,泰尔斯一回头,对上了一双发绿光的眸子。

    他愣住了。

    那是一只黑猫。

    它优雅而高傲地立在望台上,一脸怀疑地打量捏着鼻子,在墙角缩成一团的星湖公爵。

    诶,这只猫,怎么有点眼熟?

    泰尔斯尴尬不已,为了不暴露自己,他只好继续捏起鼻子,对它友善一喵:

    “喵?”

    黑猫双眼一眨,恍然大悟。

    它吹了吹胡子,对他摆出鄙视的表情,迈出优雅而不屑的步伐,摇着尾巴离开了。

    望着对方高傲的屁股,泰尔斯黑下了脸。

    怎么了,没见过王子学猫叫吗!

    偷食物的死猫。

    想到这里,不忿的泰尔斯捏起鼻子,对着那只黑猫怒吼示威:

    “喵呜哇呜!”

    黑猫毫不理睬,只是摇了摇尾巴,踩着优雅的猫步,消失在转角处。

    切,死猫。

    泰尔斯无声地诅咒着,但下一秒,望台上光线一黯,仿佛有什么东西遮挡了月光。

    星湖公爵愣住了,他僵硬地抬起头。

    月光下,索尼娅·萨瑟雷不知何时越过了三层楼的高度,蹲在泰尔斯头顶的望台上,居高临下,愣愣地望着他——缩在墙角,捏着鼻子,作咬牙切齿状的星湖公爵。

    微风吹来,两人一高一低,一上一下,就这样在沉默中大眼瞪小眼。

    泰尔斯敢对冥夜发誓,那一瞬间,他只想跳下高塔,一了百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索尼娅歪过头颅,眯起眼睛:

    “嗨?”

    少年一震,这才松开鼻子,嘿嘿一笑:

    “好巧啊,嘿嘿,索尼娅,你也睡不着吗?”

    索尼娅没有说话,只是目光越发复杂。

    “啊哈,这里的风景很不错对不对?”

    索尼娅依旧没有回答,只是眉头越来越紧。

    “好吧。”

    泰尔斯痛苦地呼出一口气,他站起身来,打消蒙混过关的主意:

    “我很对不起,但是,哥洛佛说了,他不愿意嘛。”

    索尼娅这才从鼻子里嗤了一声,落到泰尔斯身边,靠墙坐好,不忿喃喃:

    “那是因为他没试过。”

    要塞之花从怀里掏出一袋烟草和一张纸,麻利地卷起了纸烟。

    谢天谢地,她没问猫叫的事儿。

    “好吧,就算你是对的,”泰尔斯努力忘掉刚刚的尴尬,“但是,那也得要他同意去试啊。”

    “他很快就会同意的,他不知道我能给他什么,那是一辈子都难忘的……”索尼娅把卷好的烟含进嘴里,嘟着嘴巴,语气颇为不甘。

    “我们真的要在这儿探讨这话题吗?”感觉话题越发不堪入耳,泰尔斯不得不苦着脸打断她。

    “好吧,当着你的面是不太妥当,”索尼娅叼着烟,掏出一块沥晶火石,努力生火,“但你在这个位置,早晚都要经历这样的事儿——”

    “停!”

    泰尔斯掐断话题,苦着脸转身。

    他为什么要在这里跟她说这些?他明明还有一大堆事好么!

    对。

    一个声音在他心底里响起:一大堆事。

    其中包括——传奇反魔武装。

    泰尔斯脚步一滞。

    他转身看向索尼娅,脑海中浮现的,是她举着盾牌,将吉萨制服在地上,看着后者灰飞烟灭的场景。

    也许这是个突破口,能探到一些口风。

    但是——心底里的声音严厉地提醒自己——要小心,别忘了艾希达所说的话,魔法女皇若知道乃至觉察你在探寻传奇反魔武装的秘密……

    泰尔斯捏紧拳头。

    他要谨慎、自然、顺畅,拐弯抹角,不着痕迹,不引怀疑地向她打探传奇反魔武装……

    “你没带那面盾?”

    要塞之花努力擦着火石,没反应过来:

    “什么?噢,那玩意儿啊,交回给复兴宫了,之后再去取回来。”

    泰尔斯眉头一皱。

    好嘛,原来无上之盾不在。

    那艾希达还火急火燎地躲出去干什么?

    索尼娅仍在努力点烟,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