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2章 卡玛是个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泰尔斯公爵最近心情不好。

    根据某位来自璨星七侍家族的、不愿意透露姓名(为保护当事人,在此化名为B.B)的星湖堡内部消息灵通人士所说,王子在进餐时食不知味,课堂上无精打采,武艺课用力过度,沉思时心事重重,时不时自闭独处,走神发呆,偶尔还唉声叹气,感慨人生。

    至于原因,星湖堡内众说纷纭,有人说这是被流放后的愤懑伤怀,有人说是公爵又跟马略斯长官吵架了,也有人猜测是后勤翼这几个月的账单数字不好看,但我们在泰尔斯王子身边的可靠线人B.B(化名)给出了最直接的原因:

    在库斯塔和摩根值守的那天晚上,泰尔斯公爵于自己的房间里刻苦“锻炼”,挥汗如雨,高潮迭起,沉浸迷醉,欲仙欲死之际,却被几只老鼠闯入惊扰。

    坏了兴致的王子殿下怒不可遏,拔剑便砍,据事后收拾残局的人说,连可怜的座椅都被劈成了两半。当然,确切消息还有待B.B(化名)的进一步爆料——

    “丹尼·多伊尔!”

    新来到城堡的巴伦西亚嬷嬷发出咆哮,声贯城堡,把正跟女仆们谈笑风生的D.D赶得抱头鼠窜逃出房间:“你的职责是握剑,不是闲聊!”

    “再让我抓到,老娘骟了你!”

    时日渐长,星湖堡从建筑修缮到人员配置都越发完善,比如新来的管事嬷嬷阿什莉·巴伦西亚,她作风严厉,手腕严格,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骟了你”——据消息灵通人士B.B(化名)所说,有一次他甚至听见嬷嬷这么威胁过马略斯长官。

    “没关系的,嬷嬷,”餐桌上,围着围巾的泰尔斯无精打采,“是我鼓励D.D去跟大家多聊聊天的——免得城堡里太安静了,死气沉沉的。”

    巴伦西亚嬷嬷怒气未消:“他拿您的事情当谈资,聊的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谣言,有的传出去会败坏您的名声。”

    “每个人都对星湖公爵的生活秘辛充满好奇,”但泰尔斯只是摆了摆手,毫不在意,“谣言也好,真相也罢,总得有个出口,与其让别人来凿开这个出口,妄加揣测……”

    泰尔斯无所谓地摇了摇头。

    巴伦西亚嬷嬷回头看着他,和蔼亲切,就像看着自己的孙子。

    “噢,亲爱的,殿下,您什么都好,就是心肠太软了……”

    嬷嬷曾在不止一家高门大户里管过事,她口碑极好,颇受尊敬,虽年过六十但依旧精力充沛,本打算退休的她被昆廷男爵专程请来星湖堡,负责照顾公爵大人的饮食起居,也负责管理堡内新雇的仆人们。

    “现在,亲爱的,您一定饿坏了。”

    只见巴伦西亚嬷嬷熟练地布好餐点:

    “快用餐吧,记得,数量要足够,种类要均衡。”

    “谢谢,嬷嬷,”泰尔斯点点头,为难地指向一盘烤蔬菜,“只是,我并不像传言里那么喜欢莴苣,所以能不能换成其他——”

    巴伦西亚嬷嬷笑容不减,却手腕一扬,瞬间抽出一根教鞭!

    卧槽——泰尔斯生生一抖,下意识地抬手护脸!

    “啪!”

    一声爆响。

    下一秒,某只从窗外翻进来,正偷偷向公爵餐桌探头的黑猫狼狈一跃,在千钧一发间躲开了嬷嬷的教鞭。

    “喵——”

    黑猫跳下餐桌,蹿到墙角,炸着毛怒瞪嬷嬷。

    “那不是你该吃的东西,”巴伦西亚嬷嬷收回教鞭,面无表情地与炸毛的黑猫对视,“没教养的小畜生。”

    泰尔斯正尴尬地放下手臂,闻言生生一抖。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黑猫放了几句狠话,心有不甘地望了望公爵的餐桌,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它头也不回地蹿出门外,顺便带回D.D的惨叫(“不,不!那是我的午餐!啊又是你这只死猫!”)。

    “这小畜生一看就没骟过,居然敢在我眼皮子底下乱吃东西,”巴伦西亚回过头来,重新变得亲切温和,“抱歉,亲爱的,你刚刚说什么?”

    在嬷嬷善解人意的笑容下,泰尔斯胃口大开,他兴致勃勃地端起那盘烤莴苣,吃得津津有味,无怨无悔。

    几个月里,在雇佣仆役工人之外,遵照(被老鼠得罪了的)泰尔斯公爵莫名其妙又不容置疑的命令,后勤翼还从集市和田庄带回了不同品种的捕鼠猫,再加上城堡里原有的几窝野猫,星湖堡恼人的鼠患终于大大减轻,新购的木具得以幸存,仓库里的存粮也不再时不时缺斤短两,连带着飞虱小虫也少了许多,甚至公爵房间的天花板夹缝里都发现了成堆的老鼠尸体,效果好得不可思议。

    然而多起来的猫咪带来了新的烦恼:首先是挂毯和布艺家具开始遭殃,其次是猫毛遍地的环境让马略斯勋爵连着一周喷嚏连连,仆人们不得不提高了打扫的频率,再有是一到晚上,城堡内外就响起此起彼伏的猫叫,扰人安眠,对此,靠着力量与智慧称霸星湖堡马厩,却对房顶上灵活乱窜的猫咪束手无策的珍妮小姐意见颇大。

    更糟的是,星湖堡周围的野猫们也开始向这里聚集,巴伦西亚嬷嬷手中的教导鞭很快就不再局限于D.D,而变成了正式的赶猫棒——某只狡猾的黑猫甚至敢三番五次闯进后厨乃至公爵的书房餐室,看似无辜好奇地打量周围,观察人类,实则满腹坏水,稍不注意就挠坏东西,顺走餐点。

    星湖卫队的二等护卫官,何塞·库斯塔出身艾伦比亚王国,据深谙猫性(荆棘地的养猫文化盛行已久)的他所说,照这样下去,恐怕再过几个月,星湖堡就要满地小猫了,而一旦猫属泛滥,从城堡里的桌布挂毯,仓库后厨,到堡顶的信鸦重地,乃至星湖周边的鸟巢湖鲜,可都要遭殃。

    情势危急,行事果断的马略斯勋爵打算辣手摧猫,却被泰尔斯公爵阻止,遵照殿下出人意表的思路,后勤翼又在下一周带回了新的答案:

    狗。

    从威风凛凛颇通人性的鲁铎犬,到凶狠好斗专用于追猎的怒狼犬,从个性纯良尽忠职守的看门犬,到狗仗人势色厉内荏的宠物犬,星湖堡摇身一变犬只培训场,并重新塑造了生态链,成功阻止了野猫的进一步聚集。

    (“鼠多了就买猫,猫多了就买狗,狗多了就……嗬,照这个道理,我们是不是总有一天得买个国王回来?”——见习先锋官涅希的抱怨,在他被刑罚官抽鞭子的一个小时之前)

    这让珍妮小姐十分开心,因为她仅仅花了一天时间,就降服了最威风的鲁铎犬“佩特里克”和最凶狠的怒狼犬“阿奇博格”,再加上原本就在她(字面意义上的)铁蹄下臣服的马厩群骏,珍妮成功地在星湖堡一层建立了她的绝对统治,成为堡里名副其实的“陆上女王”。

    再加上踪迹鬼魅,领地遍布堡内各处,日日觊觎公爵餐桌的“野猫帝国”、盘踞房檐塔顶树干与信鸦重地的“飞鸟同盟”、以及元气大伤被迫退守野外和地下的“邪恶鼠群”,星湖堡内的四大族群遥相对峙,分庭抗礼,仅次于光辉伟大的泰尔斯公爵以及严厉肃穆的巴伦西亚嬷嬷,它们的领头者被称为“星湖堡暗黑四天王”——尽管除了“陆上女王”珍妮之外,其他族群的三大天王还有待确认,但这跌宕起伏又血腥残酷的星湖堡争霸故事,已经足够证明把它们编造出来还逐个取上绰号的D.D该有多无聊。

    幸好,正当(在满地狗尿狗屎中焦头烂额的)泰尔斯公爵准备再让后勤翼去集市和乡村里进货,调整生态环境,以维护城堡整洁的时候,马略斯队长与巴伦西亚嬷嬷果断介入,剥夺了公爵大人对城堡治理的主导权,仅仅保留了他形式上的建议权。

    于是,在星湖堡公爵与他忠心耿耿的部属的齐心协力之下,这座年久失修、阴森灰败的古堡重新迎来了生机:堡门重新修缮,哨岗整备完毕,门洞、城壕、阶梯、外墙等地也一再打扫,修葺一新(前提是得忽略背面),庭院和花园摆脱了杂草和尘灰,马厩和马场尤其整洁亮丽(珍妮小姐的催命蹬踏式督工对此贡献良多),乍看之下气派堂皇。

    城堡内,越来越多的的厅堂、房间、走廊、仓库、地窖被清理完毕,泰尔斯也终于认清了从主厅到胡狼塔的五种走法,包括隐藏的、被那只时不时来偷食物的黑猫发现的“空中走法”(“只要您不怕从外墙上摔下来变成肉饼。”——马略斯的好心提醒),后厨、盥洗间和下水道也重新通畅(D.D对此自豪不已)。

    而在公爵殿下某次从永星城回来,脸色难看地捂着屁股下了马车之后,就连堡外湖边的杂草乱石都被清理干净,重新铺上细沙软土,梳理出一条清晰可见、平稳扎实的道路,让往返永星城和星湖堡的人们不再受颠簸之苦,难言之痛。

    在泰尔斯公爵名下,附近的田庄与封地也渐渐理顺了从属关系(感谢胡里奥老师的大力帮助),管事和村长们定时按规地向星湖堡汇报近况,输送税赋,提供劳役,供应后勤。仆人,厨子,园丁,马夫,卫兵,星湖堡的人气也渐渐多了起来,看上去颇有一副贵族居所的样子了(虽然哥洛佛还是觉得这跟王室气派比起来显得寒酸,D.D连忙提醒他这叫简朴)。在巴伦西亚嬷嬷的指示下,他们甚至在堡内外的荒废空地上开垦出几片田地,正在商议种植作物,等季节到了就能派上用场。

    眼看一切都渐渐步入正轨,唯独城堡的主人开心不起来。

    那夜之后,天蓝色的请柬没有再出现,仿佛艾希达已经把泰尔斯忘记了。

    但那次夜谈却让泰尔斯郁闷了近一个月,尤其是那句“魔法女皇与你不死不休”,其打击力道之重,更令星湖公爵心情压抑,寝食难安。

    灾祸之身的秘密,星湖公爵的重担,与国王的危险约誓,这些事情已经够让他喘不过气了,现在还要再加上“完美反魔武装”和魔法女皇——有那么几个瞬间,快把头挠秃了的泰尔斯甚至都想把挑子一撂,跟着艾希达远走高飞算了。

    不,不行,就算铁了心跟小笨笨私奔,看后者那热切坚持的样子,魔法女皇的事情他还是逃不掉。

    想到这里,生无可恋的泰尔斯就无比怀念在龙霄城的日子:

    那些天天想着把他大卸八块的北方佬们,真是越想越可爱。

    直到某个下午,星湖公爵迎来了入驻星湖堡后的第一批客人。

    不同寻常的客人。

    星湖堡的大门前,星湖卫队和一众仆人们站得笔直端正,看着马略斯接待来访的王室卫队总指挥官——法比奥·艾德里安勋爵。

    “你看着很惊讶?”

    迈下马镫的艾德里安端正温和,谈吐亲切,丝毫不为王子逼宫那夜的阴霾所扰。

    “是有一点,”马略斯熟练地拉过马缰,转身递给身后的托莱多,同时示意其他人接待陪同而来的几位王室卫士,“鉴于我们一刻钟前才接到信鸦。”

    艾德里安看着对方的表情,泛起笑容。

    “我知道,这趟旅途确实有些冒昧,而我们护送的贵宾也是一时兴起。”

    贵宾。

    马略斯闻言蹙眉。

    卫队长见状,笑着拍拍马略斯的肩膀。

    艾德里安了解马略斯,这位他曾经的传令官喜欢把一切都安排得清楚明晰,有条不紊,更习惯了未雨绸缪,有备无患。

    与此相应的是,马略斯不喜欢意外,也讨厌冒险,他的字典里没有随机应变或即兴发挥,任何不在计划和预案里的事况都会让他皱眉。

    这么说来,让他侍奉泰尔斯王子,还真是难为他了。

    可惜啊,王室卫队的守望人,这职位的设立初衷,便是应对意外与不测。

    托莱多、哥洛佛、唐辛、皮洛加、崔法诺夫……星湖卫士们板着脸迎接他们在复兴宫的昔日同僚们,后者们同样表情肃穆,有几位王室卫士甚至不愿意让他们碰自己的坐骑,甲盔未卸,兵刃不解,连话也不肯多说。

    分离不过数月,他们已经出现了隔阂。

    唯有D.D眉飞色舞,毫无顾忌地跟每一个他熟或不熟的人挥打招呼(“哟哥们儿你看着很眼熟啊,哪个翼调来的?哇,你真壮实,头盔也好帅!噫,我们都是帝之禁卫,不要这么冷淡嘛!”),不少人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万分尴尬。

    艾德里安队长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但他不动声色,只是跟马略斯一起举步向前,打量起焕然一新的星湖堡。

    “看得出来,你把这里经营得很好,我已多年不见星湖堡如此……”

    唰!

    喵!

    话音未落,一只黄斑猫追着一只信鸦,从他们身前双双掠过,扬起的尘灰扑了艾德里安一靴子,队长不由话语一噎。

    马略斯的面色也有些不好看。

    “如此……”

    嗷!

    追着方才的一猫一鸟,一只小奶狗笨拙地扑腾过来,中途还被自己绊倒了一次,踉踉跄跄地追着猫鸟而去。

    “如此……热情。”

    艾德里安队长好不容易找到形容词,低低地咳嗽一声:

    “就是,小动物多了些。”

    小动物多了些。

    马略斯看着远去的那幕鸡飞狗跳,想起某位公爵大人“以猫制鼠”和“以狗限猫”的天(ruo)才(zhi)主意,不由得搓了搓隐隐发痒的鼻子,淡定回应:

    “请原谅,星湖堡经年空旷,是以野趣盎然。”

    “这么说,你是在暗讽复兴宫和王室卫队没给你们足够的财政支持?”

    “我可没这么说。”

    “你平素对泰尔斯公爵也是这副口气吗?”

    “不敢,”马略斯毫无愧色,“落日可鉴,我对泰尔斯殿下历来礼节周到,恭敬有加。”

    艾德里安尚未来得及回话,星湖公爵本人已经在侍从官的陪同下到来。

    “我何以有此荣幸,能得复兴宫的守护者大驾光临?”泰尔斯满面笑容。

    艾德里安行了一礼,正要回话,泰尔斯就兴高采烈地打断了他:

    “所以,艾德里安勋爵,是我家老头终于忍不住,要派你来除掉我,以绝后患?”

    此言一出,所有人尽皆侧目,身后的怀亚更是大惊失色。

    艾德里安面色微僵,他看向马略斯。

    守望人礼貌地回给他一个微笑:

    “抱歉,公爵最近大便秘结,心情不好。”

    啥?

    这下轮到泰尔斯狠狠皱眉:

    “这你也知道?莫不是每次都守在厕门外,闻味而动,观屎察情?”

    “那倒不必,”马略斯不为所动,“只需统计您每次如厕所用的净绸数量就行了——很明显,您去得多,蹲得久,却用得少,而我不愿猜估您不爱洁净,那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泰尔斯浑身一僵。

    好吧,他最近几天,把自己自闭在厕所里苦思的时间确实有些长。

    但是……

    他狠狠回剜马略斯一眼:便秘?

    真的?

    艾德里安队长眯起眼,向马略斯投去靠两人的默契才能理解的目光:

    恭敬有加?

    马略斯回他一个淡然的眼神:

    无以复加。

    “我好歹是个王子,连大便的隐私都没有吗?”泰尔斯愤愤不平。

    “但在秋收之前,您连多请一个洗衣女仆的工钱都给不起了。”马略斯毫不留情,施以致命重击。

    王子一时气短,无话可说。

    艾德里安脑筋一转,好吧,他们确实在对复兴宫的财政支持表达不满。

    就在泰尔斯绞尽脑汁想出回击马略斯的词句之前,艾德里安队长咳嗽一声。

    “总之,殿下,我确实身负使命而来,”卫队长笑眯眯道,“但却不是您想的那样,你家老——咳咳,陛下命我护送王国的功勋英雄,回乡休憩。”

    “功勋英雄?”

    泰尔斯眯起眼睛:“哈,这年头还有人能成为——”

    但他还未说完,一道特别的嗓音就从身后传来:

    “哇哦,你长大了嘛,孩子。”

    泰尔斯闻言一惊。

    随着话音落下,另一队人马缀在王室卫队之后,步入城堡的闸门。

    他们身姿挺拔,气势凛然,举手投足利落干脆,明显是行伍之人。

    而泰尔斯的目光死死定在领头者身上。

    一身便装的客人迈下马镫,大笑着走出队伍,走向泰尔斯:

    “看起来像是个大人了。”

    王子身后的怀亚一脸惊喜,罗尔夫只得不耐烦地提醒他保持仪态。

    泰尔斯控制着自己的呼吸,望着眼前多年不见的旧识,露出笑容。

    来客身量不高,姿态却潇洒从容,她淡定地迈过星湖卫队与王室卫队的众人,来到泰尔斯面前。

    “像是个大人……事实上,您是第二十一个这么说我的人了,但我依旧很高兴,感谢您的认可。”

    几秒后,星湖公爵跨出一步,虽不合礼数,却是真心诚意地向眼前来客——这位在一众汉子中无比显眼的女人——鞠躬行礼:

    “许久不见,甚是挂念,欢迎来到我的城堡,尊敬的女勋爵。”

    “索尼娅·萨瑟雷。”

    索尼娅……

    队列中的D.D闻言一惊,低声道:

    “什么?所以,那就是要塞之——”

    他身边的哥洛佛狠狠撞了他一把:

    “闭嘴。”

    但就连僵尸自己,也死死地盯着那个女人。

    在星湖堡众人的惊讶中,老兵杰纳德从后方走来,不无激动地接过索尼娅坐骑的缰绳,与其他星湖军团的老同僚们开怀拥抱。

    “你说,你的城堡,”索尼娅伸了伸懒腰,无视着周围来头不小的卫队众人,大步向前走去,“你的城堡?”

    泰尔斯欣然点头,举步跟上。

    被忽略的马略斯与艾德里安队长对视一眼,齐齐跟上,毫无被冷落的不快,而大部分人也都毫无怨言,只是默默跟上,目不转睛地望着索尼娅的背影。

    那个以一己之力镇压要塞十九年,令敌虏踌躇不敢前,巨龙息翼不得飞的传奇背影。

    除了泰尔斯。

    泰尔斯望着眼前熟悉的女战士,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她挥舞大刀举重若轻,在漫天的血雨中潇洒从容,一路斩开血之魔能师的血肉重围,将一个七岁孩子护在身后,旋身扬盾,斩妖除魔的飒爽英姿。

    而此时此刻,索尼娅的笑声依旧爽朗快活,驱散阴霾,给人以无穷的信心和希望。

    “来的路上我观察了好一阵。”

    索尼娅轻车熟路地走向外围,随手在垂下的树枝上摘下一颗坎特果,却带得一大群人跟她拐了个莫名其妙的大弯。

    她指了指星湖堡周围的布防:“城堡岗哨的位置和间距,包括堡外游哨的巡逻频次与动线,是护卫翼负责的吧——日,酸死我了,没熟——哪个护卫官设计的?”

    护卫官。

    D.D闻言眼前一亮,他整了整制服的衣领,换上一副居功不自傲的孤高神情,正要上前时……

    “是我,女勋爵阁下。”

    先锋官哥洛佛在身后沉稳开口。

    索尼娅回过头来。

    很奇怪,相比起“僵尸”名声在外的孤僻冷漠,此刻的哥洛佛却显得恭敬有礼,甚至可说礼貌得有些过分:“承蒙某位护卫翼同僚的信任和请托,我主持了城堡布防的准备工作。”

    某位护卫翼同僚……

    众人的目光齐齐一转,瞪向级别最高的护卫官。

    “那个,”星湖卫队的一等护卫官,丹尼·多伊尔低声尴尬道,“身为护卫翼的代表,我事务繁忙……”

    比如下水道,还有公爵的八卦。

    “你,大块头,”索尼娅穿过人群,忽视了满心期待的D.D,饶有兴趣地走到哥洛佛面前:“你?”

    哥洛佛严肃地点点头,接着补充道:

    “除此以外,指挥翼的许尔勒·托莱多特等官与弗雷迪·唐辛一等官,先锋翼的里奥·摩根二等官与内特·涅希见习官,护卫翼的阿德·巴斯提亚二等官和米歇勒·费里见习官,以及后勤翼的雷奥·皮洛加二等官和文森佐·伊塔里亚诺二等官皆有助力。”

    事务繁忙……

    听完这么多名字,众人的眼神再次投向D.D。

    “怎么说,”D.D僵硬着脸,低声道:“这叫博采众长,嘿嘿。”

    多伊尔说着话,手臂突然撞了哥洛佛一下。

    僵尸愣了好几秒,没反应过来。

    直到D.D撞了他第二下

    “当,当然,”哥洛佛一惊,突然变得口吃起来,中途D.D还在不断地肘击他,“某些关键的,不,整体的,额,哦!那个全部所有的布防计划,最后都是……额,是从一开始就得到了马略斯长……哦,是得到了泰尔斯公爵与马略斯长官的大力支……噢,是在他们的正确领导……额,是全程的有力指导之下……最后,那个取得了积极的进展,成功出炉,审核通过的。”

    指导——没错,如果在纸上打个对勾也算指导,泰尔斯无奈地想。

    哥洛佛艰难地扭了扭脖子,感觉像是有一条蛇盘在他的喉咙里:

    “我,我们,我们不辱使命,获,获益良多。”

    D.D又撞了一下他。

    哥洛佛一脸悲愤,但还是不情不愿地加上最后一句:“并,有待您的检阅与指正,要,要塞之花阁下。”

    众人一脸无奈地看着哥洛佛,最后齐齐把鄙夷的目光转向了D.D。

    “怎么了,”多伊尔一脸清白无辜,像是被冤构了杀人罪,“我用我父亲的财产发誓,他说的是实话!”

    索尼娅哼了一声,把果核吐掉,随意朝着两个方向一指:

    “那儿,还有那儿,那两面幕墙的平台上,为什么不安排人手?”

    哪儿,哪儿?

    泰尔斯一头雾水地抬起头,顺着索尼娅手指的方向瞎晃了一圈,只看到一堆石……嗯,他的城堡。

    “因为没有意义。”

    哥洛佛沉声回答,他的语调恢复了正常,专注而认真。

    “它们的位置不好,高度也不够,只会成为长弓抛射的靶子,而掩护工事不足,也无法作为有力的射击点,若是为增加视野,更高的塔楼也足以覆盖。”

    “嗬!”索尼娅又摘了一颗果子,咬了一口,就嫌弃地丢掉。

    “那不设防的话,如果战争时期,敌人的攻城塔把那里当作跳板,试图攻入外城呢?”

    哥洛佛胸有成竹,不慌不忙:

    “那就更好了。那里将成为我们的诱敌陷阱,调动敌人聚集其上,减轻其他城墙的压力,而我在更高的地势上做了安排,冲上幕墙的敌人等若进了口袋,将被我们最大限度杀伤。”

    艾德里安和马略斯闻言点头。

    原来如此,有道理——泰尔斯同样颔首,点头赞许。

    尽管作为“正确领导”与“有力指导”的他,在那堆呈复杂几何状的城墙周围,屁都没看出来半个。

    D.D手臂一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