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古媚儿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笔下文学【 www.BIXIABOOK.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奇迹,没有出现在周起的身上,纵然心里早已怒火冲天,但还是强压住了心里的怒火,照着李思涵的要求,将高台下的苍天弃“请”了上来。

    所谓的请,不过是大手一挥,一道灵力包裹住了苍天弃的身体,将他从高台下转移到了高台上而已。

    对于修士来说,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但是对于苍天弃来说,心里的激动难以言表!

    如此神奇的手段,在他看来,也只有眼前这些“仙人”可以做到了,他相信,那些说书人口中所谓的武林人士,肯定做不到这一点!

    随后,周起从牙缝当中蹦出了对不起三个字,不待李思涵再度开口,周起一甩衣袖,一股狂风卷起了地上的表弟,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测灵台。

    脸都彻底丢尽了,他根本不想再在高台呆下去,哪怕仅仅只是片刻。

    气势汹汹的来,灰头土脸的离开,心里还暗自决定要给李思涵留下一道永远都无法抹去的阴影,从而生出心魔,影响到今后的修炼。

    想法倒是不错,可结果,却恰恰相反!

    如果他心里解不开今日的心结,今后的修为怕是难以寸进。

    “哼!跑得倒是挺快的,不然本小姐要你好看!”看着周起快速离去的背影,李思涵一声冷哼,大声得意道,生怕别人没有听到一般。

    众人这才惊醒,那看向李思涵的目光,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是畏惧!

    至于苍天弃,已经没有多少人再看向他,之前之所以有人注意到他,完全是因为李思涵的缘故。

    这一切苍天弃看在了眼里,没有对李思涵产生丝毫嫉妒,有的,仅仅是变强的欲望更加强烈!

    “天弃,去测试看看,让所有人都看看你的天赋。”李思涵大声道,笑容当中,透露出了对苍天弃绝对的相信。

    “那个……”苍天弃腼腆的笑了笑,指了指一旁嘴角还带着血迹的小女孩,开口说道:“还是让她先测试吧,本来轮到她了,如果不是那个什么周起,她早已测试完了。”

    “也对,周起那个家伙蛮不讲理,不仅插队,还对这么可爱并且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出手,本小姐和他可不同,本小姐是个喜欢讲道理的人。”

    说着,李思涵的目光落在了小女孩的身上,笑着开口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小女孩再度慌乱了起来,眼前的李思涵虽然只大她几岁,但是,她可是亲眼目睹了周起被李思涵惨虐的一幕,同时也从其他人的议论声之中,听到了李思涵的后台可是炼器门的大长老!

    正因如此,小女孩在面对李思涵时,更加拘束了。

    嘴角的鲜血还未擦去,那可是血的教训,女孩深深的记在了心里,使得她此时,连自己是否该说出名字都不敢肯定。

    从未经历过此事的她,再加上年龄太小,心里除了慌乱无主,再无其他。

    “不用害怕,有本小姐在这里,谁敢欺负你,本小姐就让他好看!”李思涵摆出了我是老大我怕谁的表情,大声道。

    众人表情古怪,却无一人敢出言否定。

    仿佛是李思涵的表态起到了作用一般,小女孩战战兢兢的开口说道:“我……我叫古媚儿”

    “古媚儿……好好听的名字,比我的名字好听多了,如果此名字不是我爹娘取的,我早改了。”

    “想改就改呀,小爷我的名字,那就是自己改的,有谁拦得住。”苍天弃在心里嘀咕道,此话,他自然不会傻到在大庭广众下说出。

    姓名受之父母,没有经过父母的允许,岂能说改就改,这是大逆不道的做法。

    至于苍天弃为何执意改名,那是在他看来自己的名字并不是受之父母,故而他觉得自己想改也就改了。

    “媚儿赶紧去测试吧,后面还有好多人等着,别耽误了别人的时间。”李思涵对古媚儿笑着开口说道。

    她倒是一个自来熟,才刚得知对方的名字,就媚儿媚儿的叫开了,苍天弃也是一样,称呼的不是全名,而是天弃。

    不知道的人,见李思涵这般称呼古媚儿与苍天弃,定然会觉得她与二人一定是从小的玩伴。

    古媚儿没有在意称呼,此时脑子里面一团糟的她,哪里还能注意到一个称呼,只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再度朝着测灵柱走去。

    既然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古媚儿索性按照李思涵所说的做,在她看来,这样或许能好一些。

    小会儿的工夫,古媚儿来到了测灵台旁,途中,无一人敢开口阻止,哪怕是负责记录测试成绩的外门弟子,同样不敢多言半句。

    古媚儿畏惧的看了李思涵一眼,见后者微笑点头,这才伸出手掌,对着测灵柱印了过去。

    这一刻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能够测试失败,然后能够顺理成章的离开这里。

    此想法,与之前担心自己测试不过所形成的忐忑,完全不能重叠在一起。

    之前的经历,崩碎了炼器门曾经在她心里树立的形象,虽然这形象只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可现实和梦想落差太大,与她想象当中完全不同,这便使得才几岁的她,一心只想离开这里,然后回到家族内,抱着自己的母亲大哭一场,将心里的委屈全部哭诉出来。

    她,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一个未曾经历过半点风雨,一直活在父母羽翼庇护下的孩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